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查看: 14671|回复: 6

少 年

[复制链接]

升级   5.92%

发表于 2013-1-19 1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朋友,享特权,马上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父亲因长年累月辛勤劳作而患了重病,我就辍学陪父亲四处求医问药。听说新政镇报什(读音 bào zá)乡有位民间高人很会用中草药治病,父亲带着我从南改翻山越岭去寻访那位高人。
我和父亲住在一位亲戚家里,早晚给父亲熬药、煮饭、洗衣,白天帮那位亲戚放牛、砍柴。
在那个陌生的地方我很不习惯,不大爱说话,沉默寡言,极少与村里的伙伴们交往。正是因为我的沉默而常常受到同伴们的欺负,由此加剧了我对他们的厌恶感,倒是村里那些年龄比我稍大点的少女们特别喜欢和我在一起玩耍。我时常跟着她们把牛赶到荒废的山兰园上边放牛边捡柴火、下小河拾螺,在小溪边烧起篝火煮竹筒饭,烧烤木薯。因此被那些与我同龄的男孩们给我起了个响亮的绰号“假女孩”。
常和我在一起玩耍的少女们当中有一位名叫盆叶兰的姐姐长得非常俊俏,苗条的身材,白皙细嫩的肌肤,弯弯的眉毛下镶着一双闪亮的小眼睛。说话时,她总是眯着眼,翘起的嘴角两旁一对小酒窝特别好看。每次一听见她说话,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朝她的脸上望去,看着她那灿烂的笑容,久久不肯把视线移开。看着看着,心里仿佛刚喝了蜜一样甜滋滋、暖洋洋的……
跟她们在一起玩得久了感觉自己也是她们中的一员。我喜欢和女孩们玩耍,只有和她们在一起玩我才觉得快乐。
因此也招了男同伴们的妒嫉,惹祸上身。也不知是哪位多嘴的把我和兰姐正常的交往说成是谈恋爱了。这一消息被村里那个孩子王听见了,怪我夺了他的所爱,指使他的两个同党埋伏在我们放牛的半道上把我狠狠地揍了一顿。我被他们揍得脸青鼻肿,回来父亲问我怎么回事?我不好把真相说出来,只好撒了个谎,说我自己放牛时从牛背上摔下来受的伤……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跟那些少女们在一起玩耍了,(很不情愿地)慢慢疏远了她们。虽然我表面装作不理她们,但暗地里还是忍不住从远处悄悄地偷看她(兰姐)的身影,这样心里才有那么一点点慰藉。
父亲的病情有所好转,深秋的一天,他悄悄地告诉我说再过几天就启程回南改了。听父亲这么一说,我心里极是难过,想到回南改既意味着即将离开兰姐,从此再也没有机会看见她的音容笑貌了。
离别的时刻终于到来,父亲宣布后天就要回去了。第二天,我写了一张条子,条子好像是这样写的:兰,我明天就要跟着爸爸回去南改了,我们的友谊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这张照片就当是送给你的纪念品吧!用纸条包了我的相片,鼓起十二倍的勇气走到她看守害鸟的那个棚子。从老远处我就看见她端坐在那里低着头在聚精会神地绣着头巾。我越是走近她就越是迈不开脚步,好像两条腿都灌满了铅,心砰砰砰地直跳。最终我还是战胜了自己的儒弱,慢慢地蠕动脚步,走近了她。她看见我来了显得非常平静,一点都没有惊讶的表情。她抬起头,望了望远处的稻田,示意我坐下。我打趣道:“哟,绣这么漂亮的头巾,准备当新娘呐?新郎是谁呀?”“新郎呀!就是—你咯。”她的回答让我十分尴尬。我们互相寒暄了几句,我起身从裤兜里掏出那个纸条递给她,并吩咐她等我走远了再打开看。
那天晚上注定是一个难眠的夜晚,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那段快乐时光的印象像电影镜头一样不停地闪现……想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父亲催促我赶紧吃了早饭收拾行李包裹,趁早赶路。父亲拄着拐杖,我背负行李跟在后面,时不时回头看着身后。深秋的清晨,金黄色的野菊花开满了稻田两岸。我们走过曾经和少女们放牛、捡螺、玩耍的地方,边走边回忆起那快乐的一幕幕,我百感交集,心里一阵阵抽搐,酸楚的泪水不知不觉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这时,我的眼睛模糊了,四肢麻木了,简直像具没有灵魂的木偶,每迈一步都是那么沉重那么艰难。这种情感是一种我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它怎么会突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呢?而且来得那么强烈,让我难以抵挡,几乎崩溃。
一个少年那颗幼稚纯真的心啊,第一次受到感情的折磨与打击。我始终想不明白,这种感觉是不是就像书上说的少年春心正在萌动呢?还是人生的头一回失恋?
少年Ⅱ
怀着依依不舍的眷恋之情,我一步一回头,望着那个曾经给我欢乐,现在却让我忧伤的地方,渐渐地,渐渐地我们越走越远,心中那阵波涛狂狼也就越来越平静了。
一年后,父亲带着病痛离我们而去,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在我的心灵里创下残酷的伤痛。
按理说,像我这个年龄应该是在学校里无忧无虑快乐地读书学习,可是我没有机会得到这种令人羡慕的恩惠。
从母亲那紧锁的眉宇间,我仿佛读懂了她的忧虑,我只有付诸我的实际行动来安慰她。我要用我幼嫩的肩膀接过父亲挑过的担子,挑起这个垮塌了半边的家。我毅然决然地奋力耕耘、辛勤劳作,种植水稻、垦荒种山兰。
当山兰稻抽穗之时,母亲疼惜我大半年的劳累,她就有意安排我去看守山兰园。别看守园子是一项挺轻松的活儿,但也是特无聊的差事。我是个好动的男孩,一闲下来就闷得慌。为了消磨时间,我向同学(也是玩伴)借了一本厚厚的《水浒传》阅读。书本里面有很多字我都不认得,于是我就再带上一本《新华字典》,遇到陌生的字我就查阅字典,掌握它的读音、字义。看着看着,被书中那精彩生动的故事情节所吸引,完全进入了状态,把守园子驱逐害鸟的任务给忘得烟消云散。
也怪那写书之人太会引人入胜了,写到紧要关头他就给你留个悬念,卖个关子,欲知什么什么且听下回分解。让你欲罢不能,诱你舍不得释手。一回接一回地往下读,叫你恨不得一口气把整本书读完才肯罢休。
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中天已黑了。只好趁着还有点余光之时找来枯山竹,点着火把跌跌撞撞地回家。可怜不知情的母亲还夸我尽职呢!
好不容易才看完一本,把书还给同学。他又继续借给我一本《西游记》。我不能拒绝呀,继续拿去翻看。
童鞋们,你们猜猜,结果怎么着?让我告诉你吧,这结果呢,是我脑子里装满了故事,害鸟填满了肚肠——辛苦了一年种下的山兰稻全被害鸟啄吃光了。母亲估摸着稻子快要成熟了,带着农具去到园子一看顿时哑口无言目瞪口呆,只见整个园子都是光秃秃的穗杆垂直指向蓝天。
我…………
千万别走开,广告之后更精彩……
少年
随着岁月的不断增长,逐渐对异性有了渴望般的需求,我就学着跟大哥哥们去邻村“探闺”。
一天晚上,一位叫阿文的大哥哥带着我去附近一个村庄,可能是他经常去那个村庄探闺,对那里的地理环境了如指掌。在漆黑的夜晚里,哪条巷道通往哪个闺房,哪个闺房里住的姑娘姓甚名谁他全都胸有成竹。
——探闺是我们苗族特有的一个约定俗成的习俗,是苗族少男少女们谈情说爱的一种独特方式。凡是少男少女们长大到一定年龄其父母就为他(她)单独盖起一间小房子,让其单独居住,有时也结伴而睡。那个房子小得只能容纳一张床和一个抽屉桌,再加上桌前放一张凳子就显得格外窄小,若是有两个人以上同时进去,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只能坐在床沿上。这个小房子被称为“闺房”,是少男少女们谈情说爱的绝佳场所。少男少女们晚上在这个“闺房”里再怎么闹也不会影响到他人的休息,更不必担心来自父母方面的干涉。
但是这种小房子的门却是做得异常的牢固,只要闺房的主人在里面把门闩上,一般人休想从外面把这扇门打开,除非是屋子的主人自愿给你开的门。
冬季农闲时节是少男少女们相互探闺的最佳时期,每到晚上,少男们就单独行动或三两成群结伴去邻村探闺。只要见到闺房就轻轻地敲门小声唤醒睡在里面的少女,少女被叫醒以后隔着房门轻声地与来者交谈,从交谈的过程中增加对对方的了解,才最后决定是否开门让来者进去进行面对面的交谈。如果闺房里面的少女对来者的言谈举止产生好感,她就不会立即把来者撵出去,而是搬出凳子让来者坐下来继续聊到天亮。要是俩人谈得投缘的话,日后有可能发展成为恋爱关系……
那天晚上,阿文打着手电筒轻车熟路地在前面带路,我蹑手蹑脚跟在他屁股后面。左拐右弯,他停了下来,我靠近他细声地问:“怎么啦?”,阿文抬起手电筒朝着一个闺房照射过去,微微弯下腰,把嘴凑近我的耳朵轻声告诉我:“看见没有,那有个闺房。我过去叫门,你站在这里千万别乱走动啊!”。我傻傻地站在原地,等了他好久仍不见他折回来找我。双腿都站麻了,冷得我直打哆嗦。我实在忍耐不住了,轻手轻脚地像个盲人靠着手脚的触觉朝着那个闺房摸索过去。在万籁俱寂的夜晚里,我听见阿文正在低声地隔着房门和姑娘开展一场舌战。
“谁叫你来的?还不快滚,再不走我可要喊人了。”—姑娘毫不客气地撵他。
“起来开门让我进去聊咯,天这么冷,你就那么忍心让我挨冻啊?”—阿文用抖颤的声音哀求道。
“活该你受冻,鬼都没叫你来我这里。”姑娘毫不示弱。
“主要是想来泡你呀。”—阿文好像有点忍不住了。
姑娘从里面抛出一句:“呸!想泡就去下面牛栏泡母牛嘛。”—差点把我跌倒在屋檐下。
阿文:“……”
我趁机凑近阿文,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离开这。
在这寂静的夜晚我和阿文打着手电筒朝下一个目标踉踉跄跄地走去……

      欲知详情,请看下集。
我双手捧起一杯冒着热气的麦乳精,边喝边和妹英聊天,阿文双手抱在胸前冷得直打哆嗦,颤颤抖抖地闯了进来。假装惊讶地说:“咦!原来早已有人在这里啦?”
我们苗族少男探闺时,如果某个闺房里早已有人捷足先登,那么后来者就会识趣地主动离开,即便是后来者此前也曾在在此闺房逗留过,都是今晚他来晚了,闺房里早已有人先他而到,他也要自觉地悄悄离去,让先来者留在那个闺房里,绝不会因此发生冲突,这是因为尊重闺房里那个姑娘得选择权不受到侵犯。这是探闺的游戏规则,是每个探闺者必须自觉遵守的。
阿文让我先把门叫开的真正目的只是为了得到一个避寒的场所,并不在意谁先谁后,他那样说是想给姑娘制造一个误导,以此证明我不是他带来的。
妹英看着阿文微笑地说:“得嘞!别装了,我早知道他是你带来我这里的了。”
阿文还在狡辩:“他(指我)确实是我们村的,但不是我带他来的,也许是碰巧吧?”
看得出,妹英并不十分在乎阿文的狡辩,只是冲着他微微一笑,转过身去又给阿文冲一杯热乎乎的麦乳精。
阿文不知从哪搬来那么多话,自从他一进闺房的门,他那嘴巴就像阵地上的机关枪一样“叭 叭 叭”地没个停歇,把人家姑娘一会儿逗得哈哈大笑,一会儿激得她急得想哭。
当阿文和妹英兴致勃勃地东拉西扯的时候我根本找不到任何插嘴的机会,我傻傻的坐在那感到有些难为情,只好拿起搁在抽屉桌上的相簿边翻看边寻找时机,在恰当的档儿插上一两句来证明我并不是个哑巴。
我们三个人挤在窄小的闺房里相互调侃,不知不觉中雄鸡已经打了第三次鸣。妹英有点不耐烦了,催促我们道:“鸡都叫三遍了,你们也该回去啦,要不然被我妈妈起来煮饭撞见又该骂我了。”
我们也深知其中的潜规则,这时候是该退堂了。
真是“春宵嫌月短,寂寞恨更长”啊!妹英把我俩送出闺房,转身回去把房门“吱”地关上,熄灭灯。
我跟在阿文的后面,不时转过身去看看地形与路线,牢牢地记在心里,为下一次自己的单独行动预先埋下一个伏笔……
有了上次跟阿文去探闺的经历我学到了一点经验,过了几天,我决定来一次独立行动,锻炼一下自己的胆识。
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我沿着上次阿文带我走过的路,凭着记忆找到妹英的闺房前。敲了敲门,妹英从里面刚被我叫醒,睡眼朦胧地问:“啊谁呀?”
“是我呀!”我直截了当地回答。
她好像听出了我的声音:“是不是上次跟阿文来的那个?”
我说:“是的。”
妹英打着哈欠起来,伸着懒腰开门给我进去。
她问我:“又是跟阿文来的吧?”
我说:“没有,今晚是我独来的。”
妹英不仅没有怀疑我在骗她,而是带着佩服的口气对我说:“你有那么大胆量,一个人敢晚上过那么多乱坟岗?”
她对我的称赞使我感到有点骄傲,我自信地说:“死人躺在地下被那么多土埋住又不会出来伤害我,有什么不敢的。”
苗族少男成群结伴去探闺的目的是为了掌握和了解哪个村庄里有多少个姑娘,初步对每个姑娘的基本情况有个大致的熟悉的过程,同时也是让姑娘多认识几个来自不同地方、不同个性的小伙子的一个过程。日后经双方多次接触,对对方的不断深入了解,最后才有选择性地决定是否与其继续发展感情。如果某一方认为对方的各种条件与要求达不到自己所期待的那种,随时都可以用委婉的方式中断来往。这种选择方式男女均等,双方自愿,没有存在谁强迫谁的事情发生。
妹英对我的称赞使我信心倍增,勇气十足,我壮着胆子和她聊了起来。我们聊着聊着,到了半夜,我的肚子“咕噜  咕噜”地叫了起来。
妹英问我:“你是不是饿了?”
我说:“今晚提早吃了点稀饭,现在是有点饿了。”
妹英惋惜地说:“哎呀,今晚没有煮开水,无水冲麦乳精。哦!厨房有番薯和着糯米一起蒸的糯米干饭,我带你到厨房吃点。”
我挺爽快地答应:“嗯,吃就吃吧。”
她打开厨房的门,拉亮灯,舀来两碗冻得硬邦邦的糯米干饭,我们面对面坐下吃了起来。响声惊动了半夜起来尿尿的妹英妈,推开门进来问妹英:“英,这是哪里来的门标(小伙子)?”
妹英照实说:“南改来的。”
妹英妈半打趣半试探道:“哦?吃我的饭,得不得来我家给我做女婿呀?”
我羞愧得低下头,把脸藏在阴影里。
我和妹英的交往持续了两个多月。在接下来的交谈中,她向我打听我的家庭背景、个人情况等等,我都毫无隐瞒地如实奉告。妹英也把她家各方面的情况坦白地向我和盘托出。她对我的要求并不高,也很现实,唯一让我为难的是必须“嫁”给她,入赘到她家做上门女婿。在这点上我不肯做出让步,她也明确表白她的态度,坚决听从她母亲的旨意,就是不肯出嫁到我家。我俩互相不肯让步,最终不得不各奔前程。
她把我送出村口,站在那里久久不肯离去,想目送我走远了她才回去。我想,这样对她很不公平,不如两人背贴着背站着,喊个一、二、三,等喊到“三”时两个人同时走开,各自回去。谁都不许回头看一眼,如果谁回头谁就不是强者。我表面装作很坚强的样子,坚决不回头,但我一路回来,越想越伤心。
等到离开村子很远时,我实在忍不住,蹲在路边情不自禁地放声痛哭起来。我的哭声响彻整个宁静的夜晚,这时候,如果有人路过或在附近听见,肯定以为他真的听到鬼哭了……
————这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探闺的经历,最后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升级   90%

发表于 2013-1-19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说,顶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1.08%

发表于 2013-1-19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1-19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1-19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8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5.92%

 楼主| 发表于 2013-1-20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4.4%

发表于 2014-3-17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参加天涯社区天涯情缘版举办的“爱情是一首缠绵的歌”有奖征文大赛获得优秀奖

psb[1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三苗网商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8-1-23 17:53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