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查看: 28082|回复: 0

收获的喜悦

[复制链接]

升级   5.92%

发表于 2013-2-27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朋友,享特权,马上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我怀揣忐忑的心情低着头边走边揣测着——
  好酒越陈越香,茶水越冲越淡。都说时间能冲谈一切,有谁能知道五年前的感情会不会被谈化?一见钟情的誓言能否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一句幼稚的戏言还会被她铭记于心吗?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在这瞬息万变的物质社会里有谁会为你坚贞恪守那句虚无缥缈的爱情诺言呢?谁敢保证她会不会见异思迁另谋高就了呢?常言道“女大十八变”当年那个淘气调皮的她现在还那样讨人可爱吗? 置身处地于那么优越的家庭环境,又经受过多年的学校培养教育出来现如今已经走上了工作岗位的她该不会嫌弃我这个穷困潦倒漂泊无定的浪子孤儿吧?……
  我万千思绪,百般思索,实在无法给自己找到准确的答案,一切毫无结果的疑问都凝聚在不安的揣摩与猜测中,所有未知的答案都寄望于等待见到她以后将会得到正确的诠释——
  当时茶场至什赤村那条路还没有被硬化,夏季滂沱的暴雨把整个路面冲刷得坑坑洼洼坎坷不平。我想着想着恍惚中一不留神“呼”地一下一脚踩空重重的摔了个跟头,整个人囫囵砸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硌得我疼痛不堪。我伏在路上咬紧牙关强忍受着剧烈的疼痛,大约隔了四五分钟才慢慢地撑着站起来,艰难地摸黑向前捡起被甩出几米远的手电筒,一手提着手电筒一手捂住痛处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寻找答案……

  我挨着剧痛趔趄地来到什赤村一看,顿时感觉陌生了许多。村里最近增添了好些崭新的房子,村道也经过了拓宽改造,房屋的布局也发生了变化,我辨别不清她家到底住在哪一栋房子。

  正当我处在忧郁不决之时,从不远处传来一帮小伙子还趁着夜间凉爽在那里聊天的声音。我凑过去陪着笑脸和气地向他们打听她的住处,他们当中有个热情的小伙子主动把我领到她的住房前敲了敲门帮我把她叫醒,她一听说是我来了高兴地蹦起来把门打开让我进去。

  在灯光下,我细细地端详着她那张对于我来说既觉得熟悉又感到陌生的脸庞。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五年多来,我一直把她的相片架立在写字台(文雅的叫法,实际是一张破旧的抽屉桌)上天天注目凝望,她的音容笑貌早已在我脑海里深深地烙下烙印,即便是闭着双眼我都能准确无误地描绘出她的相貌来。要说感到陌生的是,站在眼前这位活生生的她无论从外表还是从气质上看都显现出几分端庄矜重与娴熟雅慧,不再是当年那个幼稚的小淘气了。

  望着她那矜持的表情,我的情愫之心顿时对她肃然起敬。
  我们慎重地互相探讨学习上的乐趣,谈论工作中的艰辛,交流生活里的感受。发自肺腑地向对方倾诉衷肠,彼此表白深深地埋藏在心里多年的思念之情。

  从她那和蔼友善的言谈举止中我得出了她答复给我的最佳答案——她并没有嫌弃我,而是毅然决然地做出互相伴随终生的决定!明天就跟随我回去乐东参见我的家人。

  ……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五年多的坚贞不移,终于收获了爱的果实。

  汽车在蜿蜒的阿陀岭盘山公路上吃力地攀爬着,我们并肩坐在颠晃的车厢内,她微闭着双眼偎依在我的怀抱里。收获了甜蜜爱情的喜悦暖流顷刻涌向心扉……
  经过一天的颠簸,我们俩终于在夕阳的余晖下双双携手踏入家门。
  村子本来就很小,我把姑娘给带了回来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小山村。顷刻间,舅舅舅妈们、表哥表弟表姐表妹们陆陆续续向我家聚集过来,问长问短。这时的她仿佛成了亲戚们眼中一只稀奇的熊猫般被亲戚们围着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观摩,各种各样的议论像开了锅似的沸腾起来。有赞叹她的肌肤白嫩细滑的、有佩服我有本事能耐大的、有为我担心疑惑的……林林总总各种评议猜测不胜枚举。
  该用晚餐的时候,我约了几个表哥表弟给她作陪,一起进餐聊天。

  第二天,我舅妈把我招去悄悄地对我道出了存在于她们心中的疑虑:“外甥啊,娶妻成家是人生的头等大事嘞,看你是个实在人做事可不能胡闹呀!”我不解地问:“舅妈,我把姑娘带回家来这怎么说是胡闹呢?”舅妈说:“你看她那细皮嫩肉的像是个跟你做农活过日子的人吗?你不会去大街上租个小姐回来忽悠我们吧?”
  我的天呀,舅妈的想象力怎么那么丰富前卫啊!我不去找姑娘嘛你们比我还急,我苦苦等待了五年多今天才把她带了回来给你们见,你们还怀疑我忽悠你们,我真拿你们没辙了。舅妈还企图引经据典地把她听说哪里哪里的大龄青年被人家小姐给忽悠了的典故搬出来说服我,叫我不要开这种玩笑,还说要是我被姑娘甩了就变成“臭猪肉”没人要了。
  “臭猪肉”是苗族人对那些离了婚的男女的一种蔑称,成了“臭猪肉”的人会被人瞧不起,基本上是没法寻得称心如意的婚姻了,只能捡些被人丢弃的剩人凑合着过日子罢。

  我耐心地给舅妈做解释道:“舅妈,您老多虑了,人家是受过教育的素质很高,不会拿她自己的婚姻大事跟我们开这种玩笑的。再说了,她是有工作领工资的不必下地种田。”舅妈疑惑地看着我说:“不种地?你养她一辈子呀?”

  不管我再怎么解释舅妈她们始终还是不愿意相信。我无奈地说:“那我就用实际行动来证明给你们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三苗网商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8-1-23 17:54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