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查看: 20403|回复: 64

一个真实的故事

[复制链接]

升级   28.62%

发表于 2013-6-8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朋友,享特权,马上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我把之前写的分散的《一个苗家女孩的自白》整理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今天,在三苗网上,重新发表一次......请见谅!
    本来是想,等我老了,回苗疆养老,然后,静下心来,给自己写一本自传。
    但是,当我第一次进三苗网的时候就突然间想,先把它当作一个故事写出来好了,看看会不会有人为我感到心酸、看看会不会有人感动;就当是借三苗网这个平台,把自己锁在心底很多很多年的心事,诉一诉......
念苗疆.jpg

升级   28.62%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家庭成员
    (一)
        我是一个生长在贵州古老深山里的苗家女孩。从小就爱笑,也天生爱唱歌,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歌声泛滥。
        我是爸爸唯一的掌上明珠,二年级那年他为我剪了个上海头(这是八十年代男孩子最流向的一种发型),而这个发型一直陪我到上海,所以别人都以为我爸有三个儿子。
        3岁去了水城大伯家,6岁才回来读书,所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了城里人的生活,这也就为我一直梦想着山外的世界埋下了伏笔。
        我们的学校离家很远,每天上学都要走很远的山路,冬天的时候每次回家裤子上全都是泥,小手都冻得发紫,放温水里一泡就生疼,一疼就会大哭。
    没有课桌,就一边放一块石头,中间搭一块木板,每个学生自己搬一张小凳子当椅子;墙面是木板做的,屋子上盖的是稀疏的瓦片,一直就是天上下大雨,里面下小雨,这就是我们的教室。
       上第一节课的时候,老师让学生自报姓名,我就以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对老师说:我叫***。领到书本的第一个晚上,我就在煤油灯下捧着书本读到12点。
    一年级,我在全乡的第一个六一儿童节上红遍了整个高山乡,所以我从小就是爸爸的骄傲,他用他弯曲的臂膀,为我筑起了一个童话似的童年。
  
大弟弟有些滑头。记得小的时候妈妈叫他吃饭他总是说,我们不吃,等奶奶生病了我们才吃。奶奶每次生病,妈妈都会为奶奶做一小锅米饭,奶奶最疼他,每次都会背着我和小弟弟让他偷点腥。那时候我们很穷,点的还是煤油灯,吃的是玉米饭。一碗面条一碗米饭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奢侈。
小弟弟最小,也最皮。我们村前面坝子上有几颗榕树,夏天的时候树上总会有一些很大的蚊子,大家叫它马蚊。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跑到下面去捕马蚊。记得有一天早上,我们刚吃过早饭他人就不见了,才过了一会儿就哭着回来了,大家一看,额头上已镶嵌着一条半根手指那么长的口子。到村里私人诊所去缝合的时候,从头到尾他没哼一声。

      (二)      
      
父亲
一共有兄妹六个,爸爸是老四。
       爷爷是乡长,文革的时候被四人帮给害死了,留下奶奶一个人带着兄妹六个。那时候爸爸只有8岁,正在念小学二年级,这也是他的最高学历。
        大伯二伯三伯全在外面读书,五叔和姑姑还小,所以爸爸不得不离开了学校,这就注定了他苦难的一生。
        四人帮结束后爷爷平反,大伯去了水城矿务局;二伯留了下来;三伯去了北京大学;爸爸顶了爷爷的工作,可是他为了五叔,把自己的工作让给了五叔;为姑姑安排了婚姻;把奶奶留在了自己身边。就这样,他把自己的一生给了别人。
        那时候我们家的土豆是村里个儿最大的,白菜是村里最粗的......每个人都以为我们家有什么秘方,没有人知道的是,当别人在做的时候,父亲在做,当别人在休息的时候,父亲还在把那些牲畜的粪(那是我们山里人最好的肥料)一背一辈的背上山......
        
在我的记忆里,每天早上,当我们起床的时候,总能吃到爸爸早已煮好的早餐,水缸里的水早已经被父亲担满(没有自来水,每户人家喝的水都是自己用竹筒到村后的水井里担的。),火上早已煮上猪食,院子前前后后早就被父亲打扫得一层不染
......
      
家族里大大小小的纠纷都要父亲出面解决。

       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一生都在勤勤恳恳、都在为别人付出的男人......

        
二年级时候的一场冰雹,把村子前那颗古老的,要好几个人才能合抱的榕树刮倒了,坝子里绿油油的禾苗也被河沙掩埋在了脚底,整个山村被狂风狠狠地梳理了一遍。
        爷爷的坟墓也没能幸免于难,被大水从山上整个的连根拔到了山脚。
        记得我们站在爷爷被洪水冲下的坟墓前的时候,只看见棺材的一角浮在那堆烂稀泥上。五叔无婶、二妈、姑姑......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只有等爸爸和二伯他们从昆明赶回来。三伯北京大学毕业后就职于昆明一家烟草公司,他是总经理,二伯和父亲远在昆明三伯那里。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才知道,母亲一个人在后山,在那堆庞大得像座小山的稀泥里,一把一把、一把一把地捏着淤泥,只为了寻找爷爷早已经融入淤泥的尸骨。
       每个人都很怕,只有母亲,不知道花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当爸爸他们从昆明赶回来的时候,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已经是一具只少了一些手指和脚趾的尸骨。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善良到骨子里的女人......
      
母亲没有上过学。但直到现在,我也仅仅只见妈妈穿过一次我们苗家人的裙子,那次好像是为了要去参加什么重大的仪式,走在路上,所有人都说,妈妈穿裙子最好看。
(三)
我们的房子有三幢,左边一幢是古老的那种木板房,横着的,中间是堂屋,两边是厢房,一边有两间;厢房的楼上都晒着玉米,辣椒什么的,因为底楼生着煤火,妈妈就在这里蜡染,绣花......堂屋里左边是磨玉米或者面粉用的石磨,右边是舂米用的对子。堂屋还是用来举办大小事务的地方,记得我们每年重阳节都要到这里打糍粑,这里满满的讲述着了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 中间是竖排的两间平方,前后各一间。右边是两间并排的石棉瓦房,也是厨房。再往东就是关押猪和牛的圈。像是一个大杂院。
       爸爸在院子的前前后后都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在院子的左右两边和后面种了好几棵桃树,前面种了两颗很大的梨树,就像两把很大的遮阳伞。我们每年秋天都等不及果子熟,乘大人不注意就爬到上面去偷吃,爸爸怕我们摔下来,就在上面挂满荆棘。
       这就是我的家——父亲用他的汗水为我们打造的童话乐园!
2 夜阑.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8.62%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ziyue2013 发表于 2013-6-8 01:19
一   家庭成员
    (一)
        我是一个生长在贵州古老深山里的苗家女孩。从小就爱笑,也 ...

                 二   我的第二故乡
(一)
三年级那年,那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岁月。不仅漆黑了祖祖辈辈的大山要通电了,破旧的学校也要整修了……
也就是在这一年,爸爸为了让我们完成他没能上学的缺憾,为了让我们有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举家迁进了县城,所以,我没有来得及赶上大山欢庆的日子。
当时大山里最奢侈的交通工具就是马车。
那一年,我们全家人,就坐着马车进城……在蜿蜒的、仅仅只有马车宽的山路上,我们颠簸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
颠簸了许久后,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那是县城郊外的一个村子,只是这个村子在当时应该算是蛮富有的,因为县水泥厂、复烤厂……都在这里;还有好几个砖厂和别的小厂什么的,一路通往城中心的路上,都是工厂;村子前面的山上还出产一种矿石,叫“月亮石”;从贵阳市到县城的公路也从村子里穿过,所以这里有“小香港”的美誉。
  这——就是我的第二故乡!
这里,记载着我的点点滴滴,一直到我离开家,踏上开往上海的列车为止。
(二)
  父亲在村子的公路边租了几间屋子,妈妈开了一个小商店,爸爸进了水泥厂。
姑爷爷原来是县城第三小学的校长,后来调到了教育局,所以我和弟弟很荣幸的就进了三小,那是县城里的重点小学。我复读了三年级。
从家到学校,要走50分钟左右的路,有的时候早上看错了时间,到学校门口,蹲在大门前睡了一觉,门才开。中午别的孩子都回家吃饭,我们只好饿着肚子,小学、中学、高中都是这样。实际上对我们来讲,一个馒头都是一种奢侈。
星期六和星期天,我们就和大人一样,上山挖矿石,背到山下卖,一天能赚个一两块钱,每一次拿到钱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奶奶买好吃的,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开心。
夏天每逢赶集的时候,我就和妈妈一起到县城里批冷饮回来卖;早上的时候,帮奶奶背葱到街上给她卖,再赶去上学,有时候赶不及就会迟到,不过我们黄老师非常好,这时候他总是笑笑就让我回到了座位上,因为他知道我迟到的原因……
实际上,我跟着妈妈,卖过蔬菜,卖过凉粉,卖过……有一次,我和妈妈一起去批冷饮,那天正好是学期结束,刚开完学期结业典礼,我手里捧着奖状,背上背着泡沫箱,冷饮批发店里每个人都讲:“我要有这么一个女儿,她要什么我就给她什么。”
有一次,妈妈想把衣柜里的被子什么的拿出来晒晒,她一打开衣柜,里面全是奖状,来我家的人,每个人也都讲:“我要有这么一个女儿,她要什么我就给她什么。”
从走进学校到离开学校为止,每天上学放学,我都是一个人,有时候走在路上,手里拿着书本;有时候坐在火旁,火上煮着饭,锅底烧穿了都不知道,不过妈妈从来没有骂过我。
三伯说我是哥歌迷,一点都没错,只要我放学,村子里就能听见我唱歌的声音......
三伯从昆明回来了,我们俩坐下来谈了整整一个晚上,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经济,什么叫商业,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开始学会了做梦——当一名“企业家”。为了这个梦,我苦苦的追寻了二十几年。
我的梦,在山里苗家人的眼里,那简直就真的是梦。
我那时候还不是很懂,只知道,当了企业家,就能赚钱。
我终于上初中了,我很荣幸的考进了县里第二中学——县里的重点中学。
初三的那年,我恋爱了,那是村里一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我们不在同一所学校,他们班的女孩子称他是班级里的“白马王子”,这也是我迄今为止唯一爱过的一次。
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我,从我到上海,到07年恢复记忆之前,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只是一只丑小鸭,从来都是上海头、夹克衫、牛仔裤,他们都叫我“假小子”。
爸妈对我的恋爱不置可否,姑姑和奶奶也似乎对这个“准女婿”很中意,于是,我的成绩一落千丈。
三伯回来了,我们又一次彻夜长谈,我才如梦初醒,于是,我才又重新回到了我的生活轨迹,那一个学期,我从班级里的前二十名,跃进了第七名。实际上,我能走到今天,很多是受三伯的影响,那时候,他就是我的偶像。
于是,我就在二中完成了我的学业,一直到高中
3  春已殆尽始芳华.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8.62%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ziyue2013 发表于 2013-6-8 01:20
二   我的第二故乡(一)三年级那年,那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岁月。不仅漆黑了祖祖辈辈的大 ...

                家庭突变
    (一)
初二那年,在三伯的协助下,爸爸在村里买了地,于是,在这个小村子里,我们终于告别了租房时代,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那个地形非常好,很开阔,站在院子里,就能俯瞰水泥厂周边的一大片。地形也很大,我去年回家的时候还开玩笑的对弟弟说,再给我几年的时间,我给你们买房子出去,这个地基就留给我好了。我想完成父亲未完成的梦想,把他打造成我曾经在梦里见过的那套别墅。
初三的那年,房子刚刚造好,连窗户都没来得及装修,奶奶就病逝了。这个为了她的6个儿女,辛苦了一辈子,病魔缠身一辈子,父亲治了她一辈子的女人,没来得及看看我们的新房,就闭上了她装满遗憾的眼睛。最遗憾的应该是父亲,他和奶奶相依为命一辈子,却没能见上她最后一面,他把眼泪都咽进了肚子里,把遗憾都转换成了一声声沉重得可以压得我幼小的心灵透不过气的叹息。
我们姐弟三个是奶奶一手拉扯大的,我一直把奶奶的那双脚抱在我的肚子里,一直到她去世前一个月。
……
我在奶奶的墓前哭了很长时间,差一点任何人都劝不了。
(二)
办完奶奶的后事不久,我就进了高中。高一的上半个学期刚结束,妈妈就晕倒了!
那时候三伯在贵阳开手套厂,我每个假期都去他那里打工,帮他销售产品。知道妈妈晕倒的消息是在三伯那里知道的。当三伯小心翼翼地对我讲 “你妈晕倒了,你必须要有心理准备……”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妈在贵阳医学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脑血栓”,大脑左侧的大部分神经已经被膨胀的血管压坏死,也就是说,我妈的病很严重,说不定会瘫痪,更严重的会有生命危险。要给妈治病,高昂的医疗费用就得把满脸沧桑的父亲压垮,加上还有两个弟弟,新房子还没装修......
这一次,天真的塌了!
其实,在整个家族里,我一直都是大家公认为最聪明,最有前途的女孩子,所以三伯说,不管怎样,要我一定要继续把书念下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苗家女孩个个心灵手巧,蜡染刺绣谁谁谁都棒,而我却偏偏爱上了纸和笔,所以至今为止我也仅仅只穿过一次苗家人的服装,拍了一张照,但很遗憾,唯一的一张照片也曝光了。
并不是说我不喜欢自己民族的服装,我总觉得自己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去做,还有更多更多的使命要去完成。
我想读书,做梦都想……可是,我能吗?我想读书,可我更不愿意用妈妈的生命、用爸爸的苦难作为代价,两个弟弟又还小,我不能太自私……
于是,高一的下半个学期没读完,我就毅然决定——离开学校。两个弟弟也同时辍了学。
(三)
高二的新学期开始了,学校里却再也看不到我的影子。
突然有一天,我还在踩着缝纫机,三伯就跑过来说:“刚才你爸来电话了,说学校要你赶紧回学校上课,每个月补贴你一百块钱,那好像是香港一家什么公司的捐助,读书出来保送公司工作……
我兴奋到了极点!
没有人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真的,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让我腾不出半点思绪来想别的事情。
我什么也没想,就又回到了学校。这里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每一棵树,每一片砖头,每一寸土地……
可是我错了!
家庭的担子,父亲的叹息声,让我没有办法安下心来上学;加上跨越了将近半个学期的我,在课堂上一脸茫然。
我第一次,坐下来和爸爸谈了好久,好久……
高二结束,我就再一次离开了学校!!!
这一次,我是真的茫然了……我不知道离开了学校的我还能做什么,我好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一生就和别的女孩子一样,结婚、生子、终老……我一直都隐隐的觉得,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在任何人面前,我仍然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整天欢笑着,所以三伯骂我无药可救了。只是没有人知道,皮肉包裹下的心,是碎的。
我是那种喜欢把心事藏在心底,不喜欢对任何人诉苦的女孩子。只有每天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整夜整夜地哼唱着刘欢的那首《从头再来》:“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四)
那时候一个远方亲戚的儿子,我叫他哥哥,刚好去了上海几个月,我便给远在上海的嫂子打了电话,借了三百块钱,没有人护送,二十岁的我,背了一个小布包,包里简单的装了几件衣服,一个人,踏上了开往上海的列车。
4  我心独舞.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8.62%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ziyue2013 发表于 2013-6-8 01:22
三 家庭突变
    (一) 初二那年,在三伯的协助下,爸爸在村里买了地,于是,在这个小 ...

               四  上海患病
   (一)
大都市的节奏好快啊!地铁站里,所有人都行色匆匆!
8月的上海可真热啊!当我走出地铁站,踏进人民广场的时候,就像走进了蒸笼。
我按照二哥给我的地址,找上他家门的时候,嫂子在烧饭。
我身上也仅仅只剩下50块钱。
新奇,山里的孩子进城,除了新奇就还是新奇。没有见过的高楼,没有见过的大道,没有见过的……一切的一切,都没有见过。
(二)
2000年的时候,垃圾在上海人眼里是多么的肮脏,没有人知道,在肮脏的垃圾摊里,蕴藏着宝藏。也就是上海人看不起的垃圾摊,成就了多少穷人家的富豪,二哥,就只其中一个。
他们到上海的时间,实际上也只比我早一个多月,那是我们最苦的时候,吃、住、行全在垃圾摊上。那是他的第一个垃圾站——他的第一桶金。
为了找工作(应该说是为了找活干更确切一些),我每天早上就骑着二哥从废品收购站买回来的一辆旧自行车,穿梭于上海的大街小巷,然后回来烧饭给大家吃,有时候也帮着干活。
那辆自行车刹车是坏的。
记得有一次,正好在红灯路口,刹不住车便一下子撞在了一辆红色的轿车上,还好自己安然无恙;自行车在车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当车主走下车,捏捏我的刹车,再看看被太阳晒得黝黑的、穿着破烂的我时,说了一句“以后小心点”便摇摇头,无奈地走了。
……
读书的时候是多么的优秀,可走入社会后才知道,原来自己只是个书呆子,对于社会这所大学,和刚走进学校的时候一样,一无所知。
一个月过去了,一开始的新奇也早被找不到班上的事实浇得垂头丧气。我只好让二哥帮我找一个小垃圾站,找不到工作就和他们一样,捡垃圾好了。
后来,二哥又在另一个小镇上承包了一个新的垃圾站,叫了一对夫妻一起到上面干活,我也一起到了垃圾摊上。没有想到的是,直到现在,我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小镇。
我们就住在垃圾摊后面的水泵房里。
被子床单是垃圾摊上捡回来的,床,就是水泵房里的水泥地板。
当我正准备和他们一样在垃圾摊上干活的时候,碰上了一个好心的当地人,在他的帮助下,我顺利地走进了一家私人的羊毛衫加工厂,我终于在到上海的两个月后,找到了第一份活。
(三)
羊毛衫厂一般都是计件制。早上七点半上班,我六点半开始干活;午饭休息一个小时,我放下碗就动手;碰上加班就晚上九点下班,我十二点收工。加班,中晚饭都在厂里解决,不加班,晚饭自己想办法;不加班的时候,我的晚餐就是一个馒头。
两个月后,我领了第一个月的工资,700块钱(在2000年,那是所有学徒工里的最高工资),我给妈妈寄了600块,给自己留了100元过年。
很快,这个“捡垃圾的小女孩”就在小镇上出了名,人们都争先恐后地为这个女孩儿介绍男朋友。两个月后,我认识了那个把一句“一缕柔情,火一样跳山”念了很多很多年的上海男孩儿。他妈妈是原金山区羊毛衫厂的车间主任,也就是我老板娘的原上司。我的老板娘,就是我们的红娘。
刚过完春节,也就是我们认识了两个星期后,我就被查出“乙肝”,急性的,大三阳。
我没有告诉父亲,我怕他承受不了(不管是病情还是医疗费,对他都是致命的打击);也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更怕父亲知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是你,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终于,我决定离开这个小镇,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等待命运的宣判。
又有谁知道,这样的决定是多少个不眠的夜晚用眼泪换来的?
我在自己给自己判刑!
我给男孩儿留了一封留言就走了。
提着衣物走到公交站台的时候,我才记起来,身份证忘了,于是我又折回去。当我回到住处时,正好碰到他拿着我的留言信在哭。
我一直都觉得我的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我总是在最危难的时候有人伸手相助。
于是,男孩儿就陪着我出入各个医院。
    急性乙肝,是一种传染病,是肝病里面发病速度最快的一种,小三阳是初期,我的病已经是大三阳,所以,医院要勒令隔离。隔离,医疗费用可想而知。
    在男孩帮助下,我才终于决定给自己缓刑。
    我给远在贵阳的三伯打了电话,他说,贵州的医疗费用比较便宜,让我回去医治,然后,在男孩儿的陪同下,我们俩一起——踏上了回山的路。

4  我心独舞.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8.62%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ziyue2013 发表于 2013-6-8 01:25
四  上海患病
   (一) 大都市的节奏好快啊!地铁站里,所有人都行色匆匆!8月的上海可 ...

.............................................
5  无奈.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8.62%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ziyue2013 发表于 2013-6-8 01:25
.............................................

                  五  车祸
   (一)
我又回家了!
我已经不记得回家多久我的病情才从大三阳转为小三阳的,我只知道,我的记忆从我拿到病情好转的化验单后终止。
……
……
……
……
……
(二)
我又回到了上海,我好像模模糊糊的只记得,火林背我上火车,背我下火车,但是,除了背我上下火车,其余的,全都是空白!
到上海后不记得过了多久,更不记得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我好像只记得觉得自己吃什么都很恶心,到医院一化验,我的肝病没了,肚子里也开始跳动着一个新的小生命。
很戏剧化吧?
我的记忆也是从这个时候才开始,那么这之前,到底怎么了??
(三)
谁也想象不到现在的我是什么样子,脑子总是比别人慢半拍,有时候连说话都不会。我还隐隐约约的记得在姑姑家里和大家一起打麻将,我胡了自己都不知道。
二哥这时候在上海的生意做得如鱼得水,于是,小姨、姑姑……什么哥哥、姐姐、大姨大妈什么的,也全都到了上海。
可是,我再也不想去他们任何一家。
我清楚的记得,当姑姑踏进我的家门时,第一句话就是:“枉自,枉自你妈妈把你养这么大,让你读了那么多书,嫁个上海人却一分钱也不给家里……
“咦……我看你真的是太白胆(贵州人骂人的话,就是骂一个人没有任何自尊)……
当我一走进姑姑家的门,姑父第一句话就是:“又来了,又来吃了……
……
嘲笑、谩骂、冷嘲、热讽……铺天盖地。
我怎么了?
我傻了!!!
从前那个聪明伶俐的小女孩儿——傻了!
没有人会相信吧?我是真的傻了。
(四)
于是,我开始从不同的人口中拼凑我丢失的那些记忆,我才知道自己这之前,到底怎么了。
车祸!
一场宿命的车祸让我昏迷了整整一个月。
也许是我命比较大,更或许是我听见了母亲的呼唤吧,一个月后,我幸运的醒来了。
可是,就像编故事一样,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更甚者,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回复了正常人的生理生活,火林便吵着要把我带回上海,于是,我才有重新回到了上海。
接下来,就是你所想象不到、漫长的、残酷的,我在手脚并用的慢慢爬行的五六年。
6  殇.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8.62%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ziyue2013 发表于 2013-6-8 01:27
五  车祸   (一)我又回家了!我已经不记得回家多久我的病情才从大三阳转为小三阳的, ...

                    六  孩子出世
(一)
记得以前是多么的风光,走到哪里都是赞许,而今天,别人就不用说了,就连自己的亲人,都会用刀子捅自己的心窝。
记得进羊毛衫厂的时候,第一个月的工资是学徒工里的最高工资,而今天,哪怕我拼死拼活,白天夜晚连续24小时的做,却连300块钱都不到。
好累啊,真的好累,有时候老是在想:“要是躺下就再也不要起来,那该多好啊!”
有时候看见车子从眼前开过,脑子里总是会闪现一个念头:“要是我死在车轮底下,至少还可以为爸妈留点钱。”
但是我不能,我连自己的生死都没有权利去选择,我还得还债啊!
车祸当场我就晕倒了,车主逃之夭夭,这笔高昂的费用我不还,谁来还??尽管我知道,就算我连续工作50几个小时不睡觉,一个月也赚不到300块钱,但是我还是要去做。
我傻了吗?
我只是反应、语言、动作比别人慢一些而已!
我傻了吗?
我只是不记得以前的许多许多许多的事罢了!
我傻了吗?
那些嘲笑的言语,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刺刀,无时无刻不在一刀一刀的刺穿我的心。
“幺珍,你要站起来,你必须站起来!”我对自己这样说。
今天,我每一次拿着麦克风跟着《雨花石》的MV唱“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的时候,都会嘶声裂肺,都会泪如泉涌。如果你看过《雨花石》的MV,也许,你就会理解我的心情。
(二)
03年,我的天使出世了,我给他取名“泽峰”,我想让他做大山的儿子而不是上海人,如果这辈子就这么傻下去,至少,他还能替我去完成我没能完成的心愿。
7  给孩子的礼物.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8.62%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ziyue2013 发表于 2013-6-8 01:29
六  孩子出世(一)记得以前是多么的风光,走到哪里都是赞许,而今天,别人就不用说 ...

              七  还清账款
    (一)
   就这么傻傻的傻了五六年。
这五六年是怎么走过来的,你绝对想象不到,回过头,全都是眼泪。
   07年,我的记忆基本上恢复了百分之七八十,还有那百分之二十的往事和怎么出的车祸怎么回到上海的一切,被命运紧紧地锁进了黑匣子,再也没有打开过。
(二)
   07年,我走进了“上海捷舟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做了一名销售员。
  也是在这一年,我以十五元的年卡走进了“上海东方信息苑”。在这里,我弥补了我人生中最大的缺憾。
   在东方信息苑,我读完了工商管理市场营销的课程。
   然后,我又学了心理学,学了管理……
读了犹太人的经商理念,温州人的商业模式……
研究了《孙子兵法》,《战国策》,《鬼谷子》……
认认真真地学习了汉武帝,武则天,康熙……
思考了三国和楚汉……
体验了台湾和大陆管理模式的区别……
走遍了不同的大大小小的公司……
   我不停地读,不停地读;白天上班,晚上读到两点、三点、甚至是天亮;我像一个流浪的孩子肚子饿极了的样子,是那么的如饥似渴。你永远也体会不到那种心情。
   我虽然记忆恢复得差不多,可人还是笨笨的,但我很想证实一件事——腐朽,到底能不能化为神奇。
   08年,二哥把贵州的米糕引进上海,我仅仅只用一个泡沫箱,卖出了所有人中的最高成绩,打开了二哥在上海的每一个市场……
   离开二哥,我走进了金舵,我对工业漆的了解,是从我踏进温州的那一天开始的,一个星期后我一天签一笔单子。温州有超过一个亿的工业漆的市场份额,孙总那一年的目标是一千万,我就可以说,一千万的销售目标,我一个人就可以做到。
   但是,我进金舵,仅仅只是为了去看看温州,看看这块神奇的土地而已。于是,孙总亲自把我送回了上海。
   回到上海后我走进了上海京美电脑机械,这是一个集团式公司、台资企业,赖总说,台湾、广东随我挑,我笑笑,回家了。
   我进京美,也仅仅只是为了看一看他的管理模式和商业模式罢了。
   2010年,我在家里呆了整整一年,只是为了偿还我欠孩子的。这些年为了梦想,我丢他丢得太久了。
   我又一次捡起羊毛衫,边教孩子边干活。
我终于将腐朽化为了神奇,半年不到,我赚足了两万。
好辛苦啊,我终于还清了所有的账款!
1  听,心语.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28.62%

 楼主| 发表于 2013-6-8 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ziyue2013 发表于 2013-6-8 01:31
七  还清账款
    (一)   就这么傻傻的傻了五六年。 这五六年是怎么走过来的,你绝对想 ...

                 八  起航
    (一)   
我是不幸的,一路上风雨兼程;但我却很幸运,因为我一直都觉得,所有的不幸,都是命运给我的考验。
算是给了孩子一个交代,更或许,算是已经为自己的心找到了一分慰藉吧,而后,我如释重负地又走出了家门。
也许,我所走的每一步,命运都在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了的。
三伯养猪,遇上非典;做塑料,血本无归……
二哥种中药,碰上大旱;做米糕,在我离开后以失败而告终……
我是学市场经济的,所以我从来就对制造业和养殖业不太感兴趣,因为在我的理念里,任何一个行业,除却利润以外,还要评估风险,市场前景,市场空间……
在摸索了那么多年后,我终于在走出家门后的第一份工作中踏入了“弱电”。一走进“弱电”,我便疯狂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
我第二个月便签单,第三个月便完成公司网站的建站……
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原因,导致接连几笔单子的投标失败;如果不是因为那些鄙视和谩骂的语言,也许,我不会自立那么早。
但是我很感谢,感谢鄙视让我过早地成长。
终于,我起航了!
半年后,我有了自己的团队。
我的下一个目标,是我四十岁生日的那年,我的净资产一千万,然后,回苗疆,回报我的“母亲”——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
我在吹牛吧,实际上,我喜欢做梦,而这场梦,也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二)
2012年底,火林被查出肝硬化晚期。
这个陪我走过了所有风风雨雨的男人,最终逃不出命运的安排。
……
(三)
  我一直都在拼,一直拼……我想把腐朽化为神奇,想让脚比路长,想……想让生命闪光。
  但有些事,我无能为力!
  我不知道火林还能陪我多久,谁知道呢?
一年?两年?三年……天知道。
如果此生命运早已注定……如果……
谁知道呢,我只能让眼泪往心里淌!
我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风浪、还有多少险滩,不知道路——究竟还有多长……
如果有一天,这个娇小的女人拼不动了,撑不下去了,我只想知道,苗疆,能不能让流浪的女儿归航??!

8  叶落归根.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三苗网商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8-1-24 09:04 , Processed in 0.187500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