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查看: 28436|回复: 1

人生旅途

[复制链接]

升级   4.4%

发表于 2014-1-11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朋友,享特权,马上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人生旅途

在这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之际,我们挥手告别2013喜迎2014,2014是个吉祥如意的数字,有人戏称为“爱你一世”。爱是美满婚姻这座大夏的基石,既有了以爱铺设的基石又该如何去盖起这座婚姻的大夏呢?

两个完全陌生的异性自从邂逅相遇到相知相爱,直至携手并肩双双走进婚姻的殿堂的那一刻起,就是人生旅途中一个新的开端。

本帖将以一个农村男人的现实婚姻生活为题材,用一个个鲜活的生活小段子真实地记录他精彩的婚姻人生旅途。



异电相吸是一个自然存在的物理现象,人类亦是如此。
两个陌生的异性于一次偶然的机会无意间邂逅相遇,彼此之间感觉对方的第一印象不错,均被对方的言谈举止或某种因素所吸引,于是就对对方产生了好的印象和感受。再经过一段时间的互相深入了解,便加深了双方在感情上的交流。这就是俗称的初恋。
为了确定两个人的感情关系,把这段模糊的感情继续发展下去,指望日后成为生活上的夫妻关系,这是初恋的终极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两个人都使出浑身解数极力维护这段感情,不敢有半点差池。这就是爱情。
处在热恋中的异性男女们,因人因时因地而异,各自用着迥然不同的方法方式去经营这段爱情。在恋爱的过程中,由于当事人对待爱情的观念和操作的方法不尽相同,最终得到的结果往往也大相径庭。有的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觉得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于是便半途而废分道扬镳;有的人在经历了一段坎坷而曲折的历炼和磨难之后修成正果,最终成为人生中的亲密朋友和生活伴侣;有的人根本用不着费时费力去谈情说爱,仅靠父母之命或媒妁之言就能凑合着在一起过日子,结婚生子延续香火,直至走完生命的旅途。这就是婚姻人生!
如果把两个人的整个婚姻生活过程视为是一首人生的交响曲,那么谱写这首交响曲的曲作者和演奏家就是婚姻中的夫妻二人。至于这首曲子是否美妙动听?这就完全取决于夫妻二人的共同携手来完成。


前些年,早婚早育对于居住在乡下的农村人(特别是少数民族)来说,那是相当普遍的现象。女孩子十六七岁就得嫁人了,而男孩子长到十七八岁时,也就可以谈婚论嫁了。
在我们苗族中传唱着这么一首妇孺皆知的经典歌谣,歌谣这样唱道:“十七十八当年少,二十平头年少高;三十到前花老了,屁股吊禾鸡不跟;鸡跟赖是鸡母傻,鸭跟赖是鸭逍遥” 。其意思就是说:十七八岁正好是结婚的最佳年龄,二十岁已经算是最高的结婚年限了,而如果你到了三十岁时还没能婚配者基本就没法找到配偶了,就算你在屁股上吊着一大串禾穗行走在街巷里也不会有母鸡来啄吃你的禾穗了,若是有哪只母鸡贪嘴啄吃了你的禾穗那只能说明那是只呆鸡,倘若有哪只鸭子为了那串禾穗而跟在你屁股后面,证明那只鸭子肯定是只骚急了的鸭子。
我十七岁的时候母亲就开始为了给我找个媳妇而着急上火,隔三差五地就背着个包袱到处走村串寨去给我提亲,还在人家姑娘的父母面前大吹大擂,竭力夸大宣扬我。说什么我那小儿子本事如何如何的大,枪法怎样怎样的准啦,上山打猎时遇着松鼠野鸡之类的根本就只瞄准头部打啦;才学如何如何的出众呀,什么三字经啊增广贤文的都能从头背到尾再从尾倒过来背呀的;手艺怎样怎样的好呀,写的字呀就跟机器印刷出来的一模一样啦等等等等。凡是哪句好听的就捡哪句吹,反正她吹牛是不用花钱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能早日给我娶到一个媳妇。

母亲为了尽快给我找到一个好媳妇,不辞劳苦地到各个村去打探消息,哪个村里有几个姑娘?甚至每个姑娘的历史背景、家庭状况、连带关系,以及姑娘本人的才艺、长相、性格、姓名等等,她对每个姑娘的信息资料都了如指掌。所到之处她都不惜一切措辞地大肆吹嘘我的能耐,这样一来,李家有个大才子的传闻就传遍了乐东、保亭、三亚一带的大多数苗寨,诱得人家姑娘的父母对我垂涎三尺,纷纷表示要招我入赘,可是母亲权衡了一下对方的条件后觉得不是很划算,不值得我给女方做上门女婿。偶尔有那么一两个姑娘各方面条件都符合母亲心意的,可是当母亲拿出我的生辰八字和姑娘的“命”让合命先生给这么一合,不是我的“命”冲撞了姑娘就是姑娘的“命”带三夫煞,要么就是妨煞公姑之类的,说白了就是“命”中反正合不来。
这也不成那也不成的,为此,母亲为了我的婚姻大事是寝食不安呐。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我一点都不把这事当回事放在心上,因为在我心中早已有了那么一位让我仰慕已久了的妹仔,我和那位妹子一直都在用鸿雁传情的方式互相传递着彼此的友情,前后长达五年之久,直到我二十三岁时才把那位妹仔带回家里来参见母亲大人。
母亲见我带回的是这么一位娇柔细嫩的妹子,按理说她老人家应该乐得合不拢嘴才是啊,可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呢?你也许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吧!还是让我来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吧——老人家毕竟是社会阅历丰富,一眼就能看出人家妹子不是从事农事劳动之人,务农之人常在太阳下劳作而被阳光暴晒,四肢的皮肤会显得黝黑且十指粗壮而有趼子,而我所带回的这个妹子十指细长如玉簪,肌肤白嫩似羊脂玛瑙。


我十七岁的时候,于一次偶然的机会与一位妹子(就是我现在的妻子)邂逅相遇,彼此之间一见钟情并勾指为盟,发誓海枯石烂此情不移永不变心。在经受了五年多时间的考验和磨炼之后,终于双双并肩携手走进了家门,后又经过将近一年的两地分居。在冲破了来自世俗方面的种种阻力之后,经过双方父母的一番“讨价还价”,终于为我俩举行了一场热热闹闹的苗家传统婚礼。双双拜过天拜过地拜过高堂,我俩就成了名正言顺的合法夫妻。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结了婚以后就是人生的一个新的开端。结了婚以后,不仅能把我从一个处在浑浑噩噩中的梦幻人生带回到现实的生活中来,在面对和体验现实生活的同时,增长我的人生阅历,锻炼我的意志,丰富我的社会经验,让我边做人边学做人。

我的婚姻人生是甜蜜的,也是苦涩的,甚至有时也夹杂着几分辛酸。
接下来,我把这些年来在现实婚姻生活的旅途中所经历的酸甜苦辣与大家分享…………


水土不服

我刚嫁给妻子的头一年,也不知道是啥原因,一年到晚老是病怏怏的样子,浑身疼痛四肢无力,还伴随着头疼感冒什么的,整天昏昏沉沉弱不禁风,食也无味,睡也不香,白天不能下地干农活,晚上无力行床第之欢。为此,经常遭受岳母娘的鄙弃和当面唾骂,还背地里强烈地谴责她女儿,怪她女儿不该把我这样的病秧子招回家里来给家里制造累赘。岳母骂得越凶我心里就越烦,心一烦就会造成失眠,失眠越多病情就越是加重,病情越是加重就越是不能劳动。因此我被岳母和一些不明真相人云亦云的外家亲戚们所鄙视和轻蔑是情有可原的。
好在岳父是个胸襟广阔通情达理又心地善良的人,对于我的病情他并没有半点怨怼感,而是对我关爱有加地嘘寒问暖,积极主动将我的患情向村里的老前辈们请教,试图通过各种途径探明我的病因所在以便对症下药。岳父为了我的病情确实操心劳神了不少,曾多次带我看过中医,吃过西药,也频频请来法力高深的道公师父为我驱了邪除了魔,凡是一切平时常用的疗法都用尽了,我的病情还是时好时坏,反反复复未见断根。

对于我所患的这种疑难病状,左邻右舍的亲戚们是纷纷猜测揣摩,各抒己见,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有的亲戚说,新婚男人得这种病症很有可能是由于以下这两种原因引起的,第一种是:当个别妻子有了身孕之后她的丈夫也有可能呈现这种假病状态,症状主要表现为似病非病、时好时坏、终日病怏怏的样子,待到妻子分娩生产之后,丈夫的这种假病就会不治而愈自行消失;第二种原因是:像我这种症状似乎是由于水土不服所引起的,得病理由是,有部分人从他熟悉并适应了的生活环境一下子移居到另一个陌生的环境时也会出现这种假病状态,而得了这种假病状态的人在居住了一段时间后病情会慢慢淡化而消失,并恢复到原来的健康状态,但也会因人而异,有的人一年半载就能自行消失,而有的人会持续长达三至五年之久才能消失。如果要想尽快消除或减轻这种假病状态,唯一的办法就是本人必须回到原籍取来一把当地的泥土或沙石来放置于现居地的所饮之水的源头里,这种假病状态就会很快消除。
我听了亲戚们的分析之后,回家悄悄地询问妻子是否已怀有身孕?妻子毅然予以否认,第一种得病原因基本可以肯定地排除在外。既然否定了第一种得病原因,为了早日消除我的这种假病症状,那就权且相信第二种吧,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嘛!以是我便瞒着妻子偷偷地回到原籍取来了一小包沙石投放到现居地的饮用水源头内……


婚姻危机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作为一个年轻气盛的男人,我也有糊涂犯错的时候。

刚结婚那阵子,我莫名地患上了一种怪病,四处求医问药均未见好转,后来听见邻居的建议,虽然心存疑虑不置可否,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说来也巧,当我把从原籍取来的那些沙石投置于现居地的饮用水源头之后,不久我的那种假病状况渐渐得以改善。
岳父见我久病初癒体虚乏力,不适宜从事重体力的农活便安排我去放牛,同村的一位未婚少女也经常赶着她家的牛和我一起把牛赶到橡胶林或茶园里放牧,把牛放在山上让其自由自在地吃着野草。最初因为陌生的缘故我和她互相之间都很少说话,我们很多时候都是保持在缄默的状态中。在日复一日的频繁相处中,我俩开始聊了起来,不知不觉中渐渐地发觉我俩越聊越投缘,时间一久,我们彼此之间便互相产生了一段朦胧的恋情。
我与那位未婚少女这段糊涂的恋慕之情,于无形中给我的婚姻家庭造成了一条细微的裂缝,这条婚姻的裂缝差点把我和妻多年以来历经坎坷苦心砌筑起来的婚姻大夏给毁了。  
好在我妻子是个通情达理宽宏大量的人,她非但不谴责排斥我,而且还能够根据事情发生的起因和过程为依据正确对待这个问题,对于我的婚外恋行为表示理解和原谅,诚心地帮助我明辨是非权衡利弊,及时制止了事态的进一步恶化,把处在感情危境中的我成功地挽回到安全的地带。


求子心切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结婚娶妻就是盼望早日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我结婚都快两年了,妻的身材依然苗条如初,没有半点身怀六甲的迹象。我非常焦躁,母亲和岳父母们比我还要着急。我怀疑妻到底是不是患有不育之症?为此我心里暗中打着小算盘,甚至荒唐地跟妻商量起是否让我去跟那个放牛认识的少女玩玩让她怀上我的孩子,等孩子出生了咱们就抱回来养?妻子默不作声,思虑良久后才答复我说等过一段时间看看再说吧,于是我就不敢再提此事。
那时候岳父是什赤村的村长,那年村里订阅一份《海南日报》,邮递员送报纸来到文化室看见大门关着的时候就把报纸搁在我家里。我没事做的时候经常拿报纸来翻着看些新闻,突然,报纸上的一则新闻顿时让我眼睛一亮,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
这则新闻报道说,屯昌县人民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医师梁慧珍(?)大夫多年从事研究和治疗不孕不育症,并取得很好的治疗效果,但凡经她治疗的不孕不育患者90%以上都能喜得子嗣。患者被她治愈后怀胎得子,给她送来的锦旗挂满了科室的墙壁,给她送来孩子的照片一大堆。人们赠她美称“送子观音”。

我仔仔细细地品读着这则新闻,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偷偷地写了一封求助信照着报纸上的地址给梁大夫寄了出去。过了一个多月,果然收到了梁大夫给我的回信,她在信中吩咐我说,叫我陪同妻子一道备足盘缠到屯昌县人民医院找她给我们诊治。
正在我和妻紧锣密鼓地筹备行囊和盘缠准备上医院找梁大夫诊治的时候,妻子突然出现了恶心呕吐、食欲不佳的怪现象。妻说,感觉头晕乏力恐怕不能乘车上屯昌医院找梁大夫了。
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涉世未深,阅历浅,还缺乏最起码的生理常识。我不仅没能理会妻的妊娠反应,还一个劲地埋怨妻子说,偏偏在这个紧要关头你就给我添乱。埋怨归埋怨,但我还是很担心她的“病情”的,以是我便带着妻子到附近的医院去给她看病。
妻喜形于色地从门诊走了出来,我亟不可待地凑过去问道,医生说你得的什么病?开药了没有?妻一字一板地说:“医生说我——什——么——病——也——没——有。” 我好奇地想,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出现头晕乏力恶心呕吐,医生竟然查不出什么病?这医生是怎么当的呀?我转身欲要进去找医生理论,妻急忙拽住我的手说:“咱们回去吧,医生说没病就是没病啦!”


初为人父

妻的小腹一天天隆起,我也就愈来愈感到肩上的担子一天天加重。总觉得喜忧交加,喜的是距离当爸爸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忧的是不知将如何挑起这副担子。

那时候妻是个代课教师,没有产假,她天天挺着个大肚子去上班。直到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下地干农活,黄昏收工回到家里妻直喊肚子疼,我估摸着她的预产期已到,以是我连忙叫来救护车把她送去医院。
我在妇产科的走廊下焦躁不安地踱来踱去,听着从产房内接连不断地传出妻子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嚎啕声,我心如刀绞。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一声响亮的婴儿哭啼声从产房内传出的一霎那间,压在我心上的一块的大石头才落了地,顿时宽慰了许多,如释重负之感。

为了不耽误学生的课程也不缺失妻子的出勤,当妻子分娩的第三天我就被派去顶妻子的班。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在妻子坐月子的那段时间里,我每天天还没亮就起床把一家人的早饭给煮熟了,接着把妻子换下来的衣服和儿子的尿布统统给洗好了拿去晾晒,然后才去学校上课。
虽说我也认得几个常用字,但真正要把一堂课给上好,那也绝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刚开始的时候,我站在讲台上魂不守舍地东拉西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讲些什么。为了能把一堂课给学生上得好上得生动,我从同校的唐云峰老师那里借来他的师范课本边学边教。在妻子坐月子的一个月时间里,我滥竽充数般的替妻去给学生上课。在实际的教学工作实践中,我的劳动付出得到了学生们的认可,校长也在校务会上肯定了我的工作态度。多年后的今天,我当年替课时所教过的学生偶尔在半道上与我碰面的时候仍礼貌地打一声“李老师好!”的招呼时,我倍感欣慰却又愧不敢当。


重任在肩

儿子刚一满月,妻就扛着虚弱的身体去上班了。
我初为人父还缺乏育儿的经验,以是我就去书店买了一大扎关于育婴的书籍回来学,以书本上的理论为参照与实践相结合,积极探索和积累哺育婴儿的经验。

那时候妻子的薪酬每月才5—60元,根本不够给婴儿买成品牛奶和奶粉,我就到附近的山上去砍红藤或摘芒花卖钱用于给儿子买奶粉。上山一两天砍藤所挣的钱虽比妻子的月薪多得多,但也是个苦累活儿,不可能长期都挣这样的苦力钱。以是我就拿余下的钱买了一台珠江牌傻瓜照相机,天天挎着照相机走村窜寨到周边的黎村苗寨和农场连队去做上门服务给人照相的生意,从中赚取一些微利以换取给儿子买奶粉米糊的钱。虽然做流动照相生意没有上山砍藤那么辛苦,所赚到的钱也少,但是有时候也很受委屈的,经常会遭到客户的故意找茬刁难和冷嘲热讽,甚至有好几次险些遭受人身攻击的危险,为了把生意继续做下去,我不好顶撞和得罪人,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我都只得忍气吞声和颜悦色地默默承受着。

我白天走村窜寨去做流动照相生意,回到家里就背起孩子忙着做些家务活儿,好让妻有时间给学生批改作业、写备课教案等。三更半夜里孩子饿了渴了或感身体不适都会哭闹着醒来,为了让妻第二天能有充沛的精力从事教学工作,我不辞劳苦地主动承担起夜里照料孩子的差事,为的是给妻更多的休息时间好好地养足精神。

为了哺育子女的健康成长,也为了支持妻子的教育事业,我竭尽全力地日夜操劳殚精竭虑。从艰苦的劳动中我不仅体会到了居家过日子的艰辛和感悟人生的真谛,更多的是品赏着婚姻的甜蜜和家庭的温馨!



峰回路转

由于我对流动照相生意的热忱执着,不断从工作中积累经验和提高照相技术水平,并适当添置了一些新的摄影器材,以及一贯奉行诚实守信童叟无欺的服务态度,赢得了广大客户们的信赖和支持,我的生意也蒸蒸日上。在从事照相业期间,我曾到过许多黎村苗寨及农场连队,所到之处尽人皆知无人不晓。在给予客户带去优质服务的同时,自己也一点点的增加了经济收入。
在做流动照相生意的两三年里我省吃俭用,除了投入的成本和日常生活开支之外,渐渐地积攒了一笔万元积蓄,那是我有生以来赚到的第一笔最大的钱。我们夫妻俩高高兴兴地将这笔钱购买了一辆嘉陵JH70C摩托车,小两口能够拥有一辆摩托车,这在当时的绝大多数农村家庭来说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了。

就在我们买了摩托车后不久,教育部门推行考核竞岗制度,部分代课教师因考核不通过而被辞退,妻子很幸运,没有在这次考核中被辞退,但是必须进入师范学校进修三年,待完成学业获得毕业证书后才能继续从事教育工作。
妻到师范学校读书去了,把年幼的孩子丢在家里给外公外婆带。为了支持妻子从事的教育工作,我天天开着摩托车去拉客挣钱给妻交学费、生活费,妻在师范学校进修了三年,我也用摩托车载了三年的客,直到妻子毕了业。

在三年的载客生涯中,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我都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为了多挣钱给妻在学校里花,我天天忍饥挨饿,渴了舍不得买瓶矿泉水喝,饿了舍不得买碗粉汤吃,常常每天只吃两顿饭,因此被不了解情况的同行们骂我吝啬鬼,说我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白天还好过,到了晚上夜深人静之时,望着身边熟睡的孩子我感到特别的寂寞孤独,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升级   4.4%

 楼主| 发表于 2014-1-15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好的帖子怎么就没人顶呢?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三苗网商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8-1-23 17:49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