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蚩尤浪子

诗歌的十项指标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6-2-28 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苗族风 发表于 2016-2-20 06:16
什么才是好媳妇?他只说到了媳妇必须漂亮、温柔、贤惠、孝顺,就是没说到媳妇必须是个女的,胯下应该有个B ...

杜甫哥哥,新诗亵渎了你吗?

——致杜甫的一封公开信兼答H教授

          向以鲜

亲爱的杜甫哥哥:

你好,虽然你比我整整大1251岁,但我仍然要喊你一声哥哥——人们都知道,在唐代,我有两个哥哥:还有一个,也是你的大哥,我叫他青莲哥哥。

丙申正月十五日下午,天气异常好,一扫前日的凄风苦雨,这是个好兆头。我以第二届“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年度诗人”的身份,参加了由成都商报社、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星星》诗刊联合举办的元宵诗歌分享会。这一天是圆满的日子,爱的日子,也是诗人的日子。大约有两百名诗人及诗歌爱好者,一起来到杜甫草堂博物馆的仰止堂,诵读了我的二十首现代诗作,也即人们通常所说的新诗(我个人认为新诗和现代诗不完全是一回事儿)。仰止堂这个名字,与当时的情景非常契合:杜甫哥哥,我们来到这儿,是向你递交诗歌作业的,你是高山,足以令世人仰望千载。

作业交了,是否合格,还请杜甫哥哥及时光老人,在适当的时候给个答案吧。热闹很快就会过去,生活的本质是平静、孤独的,虽然我尚不能如哥哥你当年那样孤高:“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如果我也这样,就有点儿高级黑自己的形象了。当然,平静之中,也会有些涟漪。那也无妨,还是哥哥说得好:“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昨天晚上,也就是正月十六日晚上,在微信朋友圈儿,一位我素来尊敬的前辈学长H教授发来点评。在此,我要感谢老先生的真诚与坦率——为了还原当时的情景,我把那段对话略加整理、补充,转录于此——真实是诗歌的生命,这也是哥哥你一生追求的真理。

H:新诗是舶来品,杜子美听勿懂。

向:杜甫当年也写新诗哦。

H:是波斯传入的新体吗?

向:可能是。

H:有证据吗?

向:没有直接的。但是每个时代,都有其新体诗,这个有证据。杜甫的律诗(近体诗),不就是唐代的新诗吗?他创制的排律,拗律(尤其是独特的救拗方式),那更是唐代新诗中的新诗,是唐代的先锋诗、探索诗、实验诗。至于李杜或唐代诗人(尤其是李)与西域文化,包括波斯、粟特、突厥文化,的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也有证据。来自中亚的甚至更为遥远之地的歌谣是否影响过大唐诗歌,应该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好像任二北的《唐声诗》触及过,陈寅恪、岑仲勉、苏雪林等人的研究中,也应该触及过。从美国汉学家爱德华?谢弗的名著《撒马尔罕的金桃》中,也能得到大量启示。再则,说到新诗或自由诗,唐代的歌行体,无论是形式(自由多变的句式)、结构(浪漫恢宏)还是气质(鲜活、充满生命张力),都是不折不扣的自由诗。例子可以举很多,几乎每一个伟大的唐代诗人,都写过这样的歌行体。这种充满自由解放精神的歌行体,源头来自民间,来自原生活。

H:即使有影响,也是一个吸取消化的过程,而不是被同化的过程,所谓新诗是被同化的,与传统诗歌无多大关系。诗体包括:古风、乐府、律诗、词、曲,至元代诸体大备,至今未再出现新体。至于所谓新诗,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新体,王力称作白话诗或欧化诗,不是从传统诗词发展来的,故我说杜甫听不懂。词汇系统都不同,他如何听得懂呢?

向:这个各有所见哦!难道白话不是汉语吗,白话是从虚空中掉下来的吗?白话也是汉语之河中壮丽鲜活的波浪啊!我们的小说,包括白话小说的源头,不也来源于马班之史传以及魏晋文言小说吗,它们的词汇系统又如何,怎么到了诗歌一白话,就成另一系统了!逻辑上说不过去啊。

H:鄙人认为,到草堂念些杜甫听不懂的诗,怕是有些亵渎。

向:以此论调,唐人一定听不懂宋词,春秋一定弄不懂离骚!

H:中国诗歌的基本词汇是以书面语为基础的文言,故今人大体可懂古代诗文。新诗用白话且杂用翻译名词,今人看得懂,古人就看不懂了。且白话变化甚快,可以预言再过百年,只有专家才读得懂所谓新诗了。

向:我完全不同意这个说法,把中国古典诗歌的词汇定义为“文言”,也完全是对诗歌史的粗暴描述:从《诗经》到楚辞,从乐府到唐诗宋词,我们都能从中大量接触到当时的白话或口语。诗三百篇中,虽有风雅颂之别,但真正有价值的并不是雅颂,而是国风,这些采自各地的诗歌,是地地道道的民歌民谣,是地地道道的白话或口语诗!

关于诗歌与书面语、口语、俗语、外来语之复杂关系,不是新题,而是旧语。屈原、李杜、莎士比亚、里尔克、策兰,都没有例外。而我相信,只要汉字还在,汉语不灭,今天的优秀新诗,尤其是那些可以称之现代诗或先锋诗歌者,百年后的人们,一定能听得懂,并且从中倾听到诗人们的心跳。

从语言史或词汇史的角度来看,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口语与书面语(文言)之分——所有的书面语都来源于口语;反过来,几乎所有的口语,都有书面语的根源。其次,在人类的早期,口语大于、多于书面语;越到后来,由于书面语的记忆、传承与叠加,书面语就越来越丰富和盛大。到了今天,书面语已远远大于、多于口语。

H:诗歌应该是在传统的形式上发展来的(世界各民族的诗歌无不如此),而所谓新诗,却不是这样的,没有传统,是欧化诗。

向:真正好的新诗现代诗,并非像你所说,全是欧化的样子(勿容讳言,今日新诗中确有大量的翻译体存在),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作品,呈现出纯正的汉风:在自由、解放的形式下,奔涌着汉语的血液。其实,传统与现代,固有文化与外来文化,从来就是孪生的兄弟姐妹。就说借鉴外来诗歌形式吧,那也是可以写出伟大诗篇的一一证据多了,随便举吧:日本诗人谷川俊太郎,并没有用日本传统诗歌形式(和歌俳句),而是用自由诗,成就了日本国民诗人!印度泰戈尔,也没有使用印度古老的史诗形式(如《薄伽梵歌》),而是借鉴英语诗歌,写下了不朽的《飞鸟集》。

我们决不能仅仅从诗歌的形式(旧体诗或现代诗),去判断诗歌的好坏!不是说你旧体了,你文言了,你平仄了,你工整了,你佩文韵府了,就好诗了,事情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乾隆皇帝写了多少标准的旧体诗啊,有谁能记住他哪怕是一句呢!当然,也不能说,你新诗了,你自由了,你白话了,你解放了,你分行了,就好诗了,也不是。那是什么呢,诗歌的本质是音乐性,但绝不能片面地理解为平仄或押韵,而是合乎大自然节律,合乎潮汐,合乎呼吸或心律的节奏,这种内在的,生命的节奏,要具有一种击打地心的生命力量,这样的诗,一定是好诗。

H:你认为好的新诗有纯正的“汉风”?你可转发一些帖子让大家鉴赏一下,恐怕很难,一种欧化洋气,一种是传统形式,形式迥然不同,表现手法也不同,拉不到一起,还是大路朝天,各行其是吧。

向:汉风新风的例子可以举很多。其实,我们刚才的讨论,早在近百年就展开了。从胡适之1906年发表第一首新诗算起,到今年整整百年了。当时就有保守者预言:胡适这样的新诗,必定是短命的。但是,百年过去了,新诗不仅没有短命,反而涌现出一大批卓越的、才华横溢的诗人,如郭沫若(早期)、闻一多、梁宗岱、戴望舒、徐志摩、冯至、穆旦、陈敬容、郑敏、何其芳、北岛、食指、舒婷、顾城等等。倒是墨守成规的旧体诗,已经日渐衰落了。请问:旧体诗人自王静安之后,还有谁?!

H:所谓新诗出名诗人不少,但他们的诗句有几句为人们所传诵呢?倒是鲁、毛有几首还为人们所称道、传颂。传统诗歌近几十年不振,是教育缺位,当局排斥,改革开放以前无刊物,报刊极少刊载。改革开放后传统诗歌的禁区才打破,现在几乎全国所有县市都有诗词学会,作者人数激增,作品水平也不断提高,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气象,何来日渐衰落?

向:显然,老先生对新诗,尤其是现代诗以至先锋诗歌所知甚少啊!上述新诗人中,名篇佳句广为传诵的太多了,举不胜举啊!呵呵,好了,祝好,你所说的县市诗歌学会,乐观其成。我们都明白,那是怎么回事儿,祝福汉语及诗歌吧。

H:我见你发帖,是说在草堂朗诵新诗,觉得不伦不类,地点不对,应去天府广场朗诵才好,那里听得懂的人多。在草堂朗诵,杜甫听不懂,未免唐突前贤。其实我不反对舶来的新诗,它有存在的理由。好了,晚安!

向:我想,杜甫一定不会认可你这个看法。须知,杜甫的诗,就是写给大众的。杜甫之所以伟大,甚至比青莲哥哥还要伟大,就在于他是人民的诗人,他一直在苦难生活的现场。

其实,我是学古典文学出身的,自己也写过不少古体诗,但是后全部烧掉了。去年冬天,在回复“天铎诗歌奖”发起人萧乾父的采访中,曾回答过这个问题:我放弃写古体诗,原因很简单,我觉得今天的人再去写古体诗,连清代的人都写不过,遑论唐宋了。因此,我是怀着一种绝望的心情,告别旧体诗的写作的。别人还要继续写旧体诗,那是别人的自由,我也期待他们能写出无愧于时代和汉语的旧体诗——但是,请允许我在这儿放言: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诗歌,一定不是旧体诗的时代,一定是新诗的时代!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好诗,一定是接通汉语血脉、打通中西隔膜的现代汉语诗歌。

我们可以来做个小试验:一起写首同题诗吧(比如,以蒸汽火车或别的为题),我写了首短的,名叫《想念蒸汽火车》,你用旧体诗写一首,一起发出来,让普罗大众公开评评如何?

H:我是写传统诗词的,你那诗题是让我用油画笔创作一幅书法作品,我只好甘拜下风了。至于杜甫作古已千余年,我们也没法起古人而问之。但杜甫听不懂你们的新诗,是因为他不会写,这点倒是可以推断的。

向:呵呵,用油画笔创作一幅书法作品,这样的事早就有人在干了,而且干得很好,用丙烯颜料和油画笔,画出国画的气韵,也大有人在。我认为:万物皆可入诗,在杜子美那儿更是如此,没有杜甫不能写入诗中的,大到宇宙、日月、时代,小到一只昆虫或浪花留下的沙痕。在我看来,如果人为地为诗歌体裁,设置一些题材限制或禁区,这样可以写那样不能写,这种诗歌形式这种诗歌写作,其存在的合法性本身就是可疑的!

亲爱的杜甫哥哥,上面这段对话,与你有关,更与汉语诗歌的命运有关,虽然是一些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率性表达,但是,这恰恰是最真实的。你也说过:“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但是生命短暂,千古太久了,所以,我还是立即记下来并进行了补充。

杜甫哥哥,我打从十六岁上大学时起,就一直喜欢你,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记得当年,在西南师大曹慕樊教授的引导下,曾用两年多的时间,差不多能全部背诵出你的一千多首诗篇,虽然今天忘了很多——我相信,这样的热爱者,过去和将来,也不会太多吧。读你期间,还写下了近十万字的读书笔记,可惜展转南北,大部分都遗失了。我的大学毕业论文,在刘健芬教授的指导下,也是写的你,大约写了三万字。可以说,我的青春是在哥哥的诗文濡染中度过的。后来,我又先后写下了六七篇研究哥哥诗歌的文章,其中个人觉得写得最有识见的,是那篇写于大学期间(大约十九岁前后)的《读杜杂记》,里面讨论了你的名篇《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关于“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部分版本将“白日”写作“白首”,我在文章中力辩其谬,那些人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哥哥,你非常喜欢“白日”和“青春”这四个字,在你的全集中,我仅凭记忆,就能举出好几处——这是哥哥的语言秘密。

癸巳年冬,我写下组诗《唐诗弥撒曲》,谢谢杜甫哥哥,这组诗,没有你是不能成立的。这也再一次证明:新诗或现代诗与传统尤其是古典诗歌之间,并没有鸿沟,不仅没有鸿沟,很多时候,古典诗歌本身就是现代诗歌的精神源泉。那组诗中的《剑舞》,当然是献给哥哥的。还有,最后的《空山》,全诗最后的几句,借用的就是哥哥的诗句——这是我们的秘密,只有极少数真正了解你的人才知道:

哦 万嶂之中

那儿万象吐纳 万籁交响

一只蝼蚁跋涉向枯萎的梨子

而苍穹之上 依然日升月沉

我坚信,杜甫哥哥,如果你也生活在今天,那你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现代诗人,先锋诗人,也一定是一位关注时代命运,关注民间疾苦,关注世界真相的新诗人真诗人!这一点,我有足够的证据,确信不疑。哥哥你当年在成都时,就写了大量的口语或白话(比如: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夸张一点说,称哥哥为唐代伟大的白话诗人,应该不至于太过唐突吧。至少,哥哥是唐代写过白话或口语诗的诗人,这个应该没有争议。

再重申一下,我所理解的新诗,我所理解的现代汉语诗歌:一定是接通汉语血脉、打通中西隔膜的诗歌。

如果我在你面前,在你这位一生都在求新求变的诗坛大哥面前,用来自汉语底层,幽深又明亮的白话朗诵自己的心血之作,竟是一种“亵渎”的话,请你宽恕我吧,宽恕一个谦卑的后生。

好了,亲爱的杜甫哥哥,纸短诗长,就此搁笔吧!


                                                                                             向以鲜顿首

                                                                                  丙申正月十七日子夜石不语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56%

发表于 2016-2-28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7.62%

发表于 2016-4-29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佳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9.75%

发表于 2016-6-23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虽文章过长,但确实是很有实效。谢谢分享。不过要是能图文并茂,并且将所有小标题加粗就更美观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39.56%

发表于 2017-9-22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拜读学习,受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三苗网商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7-9-25 21:24 , Processed in 0.39062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