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查看: 26731|回复: 3

德国苗族调查

[复制链接]

升级   63.64%

 楼主| 发表于 2016-5-26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朋友,享特权,马上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德国苗族:关于居住于德国的老挝苗族难民情况之初步报告

文/Tou T. Yang药学博士,译/石甜

苗族是一个世界性的民族。此前,我们已经发表了关于美国苗族、越南苗族的文章,今天发表一篇“德国苗族”的文章以飨读者。如果对您有用,请关注和推荐给朋友,好东西大家分享。

摘要和简介

本文简单地描述了自1975年老挝战争之后移居到德国的苗族难民们的情况,本文的数据来自于作者本人两次造访德国南部咖梅廷根镇苗族社区时所收集的数据。尽管大家都知道有老挝苗族难民居住在德国,但是目前为止并没有文献资料和西方媒体报道他们的居住状况。因此,关于他们的人口情况,社会、教育、经济状况的信息也都没有资料可查。作者本人就职于美国军队,有幸被派驻到德国,有机会访问和接触到这个孤立的苗族社区。因此,我希望能与读者分享我在这个被遗忘了的苗族社区里所收集到的一些信息。本文仅仅是就这个社区的居住进程、人口、社会、教育和经济状况提供一个初步的报告。本文的数据主要源于对居住在德国的5个苗族大姓家族中的4个家族的采访。截止至本文完工时,仅有咖梅廷根镇的苗族社区为众人所知晓。
迁徙

在德国定居的苗族难民均来自老挝的沙耶武里省,并在泰国东北部Nam Yao难民营停留过,他们曾要求到阿根廷去避难。

绕道而行

1979年11月,他们获准去阿根廷并且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当他们在曼谷国际机场正准备登机去阿根廷之前的最后一分钟,阿根廷政府改变了想法,拒绝让他们登机,且没有作任何解释说明拒绝的原因。当时给出的唯一一个官方解释是说这些难民的身体有问题,不被允许登机。难民们只好返回中转站。但是,在回到中转站后,他们并没有被要求做任何身体检查,也没有任何治疗方案。所以,当时宣布的官方理由只不过是阿根廷政府为了维护面子的一套说辞罢了。

这些难民们被告知,自从阿根廷政府拒绝接纳他们后,他们会被送回到Nam Yao难民营。正在他们准备回到Nam Yao难民营时,他们又被告知,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去德国定居。显然,德国政府愿意接下这个烫手山芋,接收这些半路被阿根廷扔下的难民。要么去德国,要么返回Nam Yao难民营,继续申请到其他国家去定居。在经过一番思考后,这5个家族决定去德国而不是返回到Nam Yao难民营。此后又有5个老挝人的家族经历了类似的状况,从阿根廷定居计划中被“抛弃”了,也来到了德国。所以,最后一共有5个苗族家族和5个老挝人家族在德国意外地聚在一起了。

德国

1979年11月19日,这10个家族抵达德国。最初的两周,他们被安置在德国南部靠近斯图加特的一个难民营中,因为与美国的情况不同,美国的难民都有资助者的支持,而德国政府还在寻找资金资助。德国没有个人、教堂或者组织愿意资助苗族难民在德国的定居。基本而言,德国政府其实并没不准备接收苗族和老挝人难民,德国政府最初是计划将这5个家庭分开,分别安置在德国的各个地方。尽管只会一点点老挝语,苗族难民们还是通过与德籍泰裔的社会工作者交流,要求保持他们家庭的完整。幸运的是,德国政府同意了他们的请求。只在难民营住了两周,咖梅廷根镇镇政府说,他们愿意接收这5个苗族家庭到咖梅廷根镇定居。

咖梅廷根镇,德国

咖梅廷根是一个大约只有6千人的小镇,位于巴登符腾堡州,靠近瑞士和奥地利的边界,被山麓小丘所环绕,离斯图加特南部大约60英里。咖梅廷根镇政府将当地的一个旅馆改装成公寓楼综合中心,用来安置这些刚刚到来的难民们。接下来的8个月里,当地政府派了两个社会工作者教他们一些基础德语以及与其他服务机构联系(例如:卫生保健需求、孩子的社会和教育需求等)。其中一名社会工作者是德籍泰裔,可以用泰语与这些苗族人交流。在为期八个月的基础德语培训之后,苗族家庭中男人们找到了工作,社会服务也就终止了。他们接下来必须靠自己了。



咖梅廷根,苗族社区

1979年11月,最初的家庭

1979年,只有5个苗族家庭作为难民来到德国。他们有2个是熊姓家族,有一个是罗姓家族,有一个是张姓家族,还有一个王姓家族。他们的家庭结构和年龄分布如下图所示。

数据显示,这5个家庭一共有23人,每个家庭约有4-6人,平均每个家庭有4.6人,14个女性(占61%)和9个男性(39%),性别比例为女:男=1.56。图一显示这5个家庭都是相对年轻的群体,事实上,他们都只有35岁或者还要年轻一些,其中13人(占57%)只有18岁或者更小。

社区发展

从这最初23个人的家庭发展到现在的16个家庭,92人,平均每个家庭5.8人。但是,由于去世和移居他国等因素,截止到2002年11月,居住在德国的苗族家庭现有人数为77人,14个家庭。平均每个家庭的人数为5.5人,平均孩童数为4.4人/家庭。人口的增长并不完全是直接由原来的5个家庭延伸的,有很多其他因素也促成了这一增长。

老挝民主共和国直接派送了两个学生到东德求学,1990年东德与西德合并后,他们决定一直呆在德国,之后他们分别返回了老挝和泰国,与当地人结婚,并带着妻子回到德国。他们的家庭分别有4个和5个家庭成员。

第三个苗族家庭是一个来自阿根廷的苗族家庭。一个苗族人到德国与他的父亲和弟弟团聚,本来他已经去了阿根廷,他的父亲、弟弟、女儿都准备去阿根廷与他会合,但是正如上问所述,阿根廷政府在最后一刻变心了,直接导致了他的家庭被拆散,一些去了德国,而另外的则到了阿根廷。他并不是选择让他的家庭到阿根廷与他在一起,而是选择了在1991年搬到德国与家人团圆。

最后一个苗族家庭是在1992年作为难民从泰国的难民营到了德国的咖梅廷根苗族社区,这个苗族家庭有4个成员。最初5个家庭中的一个家庭资助了这第六个难民家庭。但是,这个家庭只在德国呆了6年,于1998年去了美国。

出生

图4展示了如今仍然居住在德国的77个苗族后代的出生地。其中44个人(占58.44%)出生在德国。从最初的23个人开始,增长率为200%。出生在德国的45个孩子中,5个孩子的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苗族人。

死亡

移居德国的苗族人中只有一个人去世。一个男婴夭折。因此,如果计算死亡率的话,这个社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因为苗族人处理夭折孩童的葬礼方式与成年人的方式完全不一样。因为只有一个死亡个案,缺乏必要的数据来分析这个社群的死亡模式。但是,这个趋势正在变化。随着整个社区的发展,出生和死亡将是这个社区的一部分。不出以外的话,自然原因死亡(老死)也将成为社区的一部分,因为这个社区的父辈正在逐渐老去,数据显示至少有5个人是50-60岁这一年龄段。

婚姻

自从苗族人抵达德国之后,一共有18对新人结婚。

就人口总数而言,婚姻是社区人数不断增长和减少的方式。对于苗族社群来说,减少的人数超过了增加的人数。18对新人中的10对搬去了其它国家,其中5对去了美国,2对去了法国,还有3对去了法属圭亚那。还在德国的8对新婚夫妇中有3对婚姻都是苗族女性嫁给了德国男人,剩下的都是苗族人嫁给苗族人。这3对苗族女性与德国男人的婚姻是族外婚,因此被认为是这个苗族社区的损失。

就业和居住

所有的男性都有工作,而所有的妻子都是全职家庭主妇,在家照顾孩子。这也就意味着,还在德国居住的14个家庭中,至少有1个家庭成员是全职工作。另外,有一些尚未结婚的孩子也是全职工作,还有一些孩子是半工读学校的学生,也有兼职工作。他们的平均薪水为10.50欧元/时,年薪大约在18,000至27,000之间,平均为22,000欧元/年。

他们的工作类型都是一些基础的,收入很低的工厂工作,例如皮革工人,金属/机械工人,装配工人,当地政府的卫生清洁工和高速公路的建筑工人。有一个23岁的男人是德国部队的中士。接受兼职培训的学生所学内容为法律秘书和牙科保健员,不管这些学生是否会去找工作,他们目前所学的就是这些了。

尽管德国不像美国的福利制度一样给整个家庭都提供经济援助,德国政府还是给所有孩童提供了经济上的协助。小于18岁的孩子接受了一定总额的经济援助,援助数目的多少取决于这个家庭有多少个18岁以下的孩子。经济援助让苗族母亲可以呆在家里作为全职妈妈和家庭主妇。

6个家庭(占43%)买了他们自己的房子,剩下的家庭都还是在租房子住。房产的购买力与工作的稳定性有关,只有少数一些苗族年轻人最近加入了工作队伍,年长一些的苗族人工作至少有10年了。一旦被雇佣,他们会一直工作到退休。只有2-3个苗族人跳槽2次,其它的人从参加工作开始,一直都是从事同一份工作。

教育情况

教育本质上说面向所有人的。但是,完成德国教育体制中的最高学位还是很困难。学生们从5年级开始就会根据他们的学习表现来分级。有一些学生有潜力考大学,他们就会在去预备学校继续就读。对于那些平凡的学生,他们会继续完成学业,读到10年级。一旦读完10年级,哪怕是继续在高中读书(高中毕业是13年级),他们便会选择开始接受职业培训以及寻找兼职工作。这些工作培训将会伴随这些学生的一生。

为了被大学所录取,学生必须从预备学校毕业,这些相关的规定阻碍了德国的苗族青年考入大学。目前为止,所有的苗族青年中,只有一个学生够资格去读大学,但是他本人选择了放弃接受大专教育。

宗教信仰

所有居住在咖梅廷根的苗族家庭不管是在老挝的时候还是在泰国的难民营中,都皈依了基督教,尤其是基督教宣道会。尽管并没有苗族按立牧师或苗族教堂,这个小小的社群还是聚集在罗Xai Khue先生的家里作礼拜。尽管罗先生也并不是传道牧师,只能是作为社区的精神领袖为社区提供一些常规的服务。咖梅廷根的苗族每年都会去法国一次或两次,加入到当地最大的苗族宣道会组织的活动中纪念基督和复活节的到来。

与外界交流

在达到德国咖梅廷根后的几个月里,社区成员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苗族人取得了联系。他们也逐渐与法国其它苗族社群,法属圭亚那的苗族,美国,阿根廷的苗族取得联系,他们也曾返回过泰国和老挝。更重要的是,他们能与在德国学习的苗族学生交流,并说服这些学生加入到他们的社群之中。

随着适龄女孩的人数不断增加,来自法国的苗族人不断地来拜访这个社群,寻找合适的新娘人选。甚至也有来自美国,泰国和老挝的青年男子来这里寻找姻缘。另外,在美国部队任职的苗族男子趁派驻到德国时也来这个社群访问。在远嫁美国的5对婚姻中,有2对新人的新郎是美国部队的职员。

愿景

对于咖梅廷根的苗族人来说,目前是看不到什么将来的。但是,这个社群的老人们一直都很害怕他们整个社群会慢慢灭绝。造成这一现象的两个潜在因素是婚姻和移民。

当女孩子到了适婚年龄,她们将会嫁给其他国家(例如美国、法国和法属圭亚那)的男人,然后搬到夫家去生活。在任何多文化社会里,最小型社群的成员更可能会嫁给其他社群的人。而且就比例而言,女:男=1.26,或43(56%)的女性,34(44%)的男性。这些因素意味着,许多苗族男人和女人最终将会嫁给非苗族的人,而且更可能嫁给主流群体,例如德国男人与女人。对于那些苗族-德国人婚姻中的人来说,他们不太可能将孩子培养成苗族人,因此她们最终将离开苗族社群。对于苗族男子来说,他们也会做出和苗族女子一样的选择。即使那些愿意嫁给来自这个孤立的苗族社群的苗族男人的苗族女孩来说,她们也会选择呆在规模更大一些的苗族社群附近。在18对婚姻中,只有4对(22%)回到了这个社群,其他的都走了。

当这些孩子的父母都逐渐衰老时,他们也无法再照顾自己,他们也将最终搬到他们的孩子身边,所以,最后,这个社群将会慢慢地消失。

就教育和就业而言,未来也是无望的。谁知道德国的苗族人什么时候能考入大学?在过去的23年中,这个社群里一个大学生都没有。由于缺乏高等教育,这个社群也不太可能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

个人经历与观察

待客

这个社群对我和我的家人的款待让我回忆起了当初在老挝的苗族村寨里所经历的那种热情好客的招待。虽然之前我们与这个社群并没有任何家族关系,之前也没有见过面,但是他们热情洋溢地欢迎我们,自打我们从老挝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经历过类似的欢迎了。他们挨个挨个地邀请我和我的家人去他们家吃午饭和晚饭,直到我们再也喝不下,再也吃不下了为止。我们相互交流关于教堂服务的感想和信息。当我们离开这个社群返回家中时,社群一半的成员都来送我们了。我们在这个社群里所经历的一切都将让我们永远铭记在心。

语言传承

这个社群的年轻人的苗语能力让人惊讶。我们只会一些基本的德语,但是我们可以用苗语与社群的所有年轻人顺利地交流。就像许多在美国和法国的苗族年轻人说苗语时会带有很明显的美式英语和法语的口音一样,德国的苗族年轻人说苗语时也带有明显的德语口音。

就日常观察来看,德国的苗族年轻人在运用苗语方面远远超过了法国的同龄人。我们一有空就去法国巴黎的苗族社区拜访,也参加过他们的苗族新年集会和一些私人的聚会,我们只能用10%左右的苗语与法国的苗族青年交流,而我们可以百分之百地用苗语与德国的苗族青年交谈,他们都会讲苗语。他们将来还会不会继续讲苗语,苗语会不会传下去,这些问题都还没有答案,他们的父母也很关心这些问题。

这仅仅是一个关于德国苗族社群的初步报告。我只是报道了我与这个社群成员之间的交流,访谈等渠道所获得的信息。我并没有运用任何族群关系或者少数族裔-多数族裔适应化模式去观察这个社群,仅仅是作为对这个社群的一个简略介绍,更多综合性的分析和研究需要跟进。尽管没有用什么科学数据收集,也没有经过德国政府官方数据的确认,我对我在这篇论文里所反映的关于咖梅廷根苗族社群的内容有信心。

【注:由于版式等原因,脚注等复杂格式被省略】

升级   56.85%

发表于 2016-7-14 14:1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多难的民族!感谢分享,延伸了视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6-9-16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少了解德国苗族,谢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47.75%

发表于 2016-12-7 18:46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Hmong,多灾多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三苗网商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8-1-21 04:38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