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查看: 204|回复: 5

牛滚塘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朋友,享特权,马上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在这里,我的每一个亲人,都有一双梵高的手
每一双手,都会让菜花,稻花,黄豆花,苞谷花
紧跟在季节后面,说出雨水的诚实,阳光的守信

在这里,每一片木叶,都有自己的歌谣
每一把芦笙,从低音到高音,都吹响生命的欢愉
在这里,一场说来就来的大雪,让我惊慌失措
离白那么近,我心里的黑,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在这里,每一声问侯,都流着36.5度的血液
每一张笑脸,都是从亲切中开出的花朵
在这里,风暴弱去,万物在大地上相亲相爱
在这里,落魄的灵魂归来,找到温暖宁静的居所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频道:每日选读(462)
作者:月光雨荷   2017年02月15日 08:16  中国诗歌网    116    收藏

本期诗人:松林湾  古文松  雪落心灵  文旦  农夫  绿袖子



//松林湾
.
身有彩绘,不是长给人看的
柔软的身段,不是奔人前舞蹈来的
多年前的事了
出没于草丛,吸食于露珠
.
没想着要给谁恐惧
只是人间自有阴影
http://www.zgshige.com/c/2017-02-13/2579734.shtml
.
牛滚塘
//古文松
.
在这里,我的每一个亲人,都有一双梵高的手
每一双手,都会让菜花,稻花,黄豆花,苞谷花
紧跟在季节后面,说出雨水的诚实,阳光的守信
.
在这里,每一片木叶,都有自己的歌谣
每一把芦笙,从低音到高音,都吹响生命的欢愉
在这里,一场说来就来的大雪,让我惊慌失措
离白那么近,我心里的黑,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
在这里,每一声问侯,都流着36.5度的血液
每一张笑脸,都是从亲切中开出的花朵
在这里,风暴弱去,万物在大地上相亲相爱
在这里,落魄的灵魂归来,找到温暖宁静的居所
.
镀金的午后在春日里
//雪落心灵
.
晾干了郁悒与黯然里所有的贫困
眼眸里溢泻出成千上万吨黄金的宝藏
.
灿烂分离出身体里存储的养分
给天空的蓝镶上白云洁净的边
山川的脊梁更加有型,裸露出朗然
清澈中,河水与鱼儿在波光里铄金
鸟儿掠过的枝头
一枚枚小小的鹅黄探将出来,与之比对
.
如果除去了黄铜的世俗味
无形沐浴在一片金黄里,此刻
在一段阳光里,人间富有五车
在通向光明未来的前途上,心灵
正打捞着岁月的流金
http://www.zgshige.com/c/2017-02-12/2576784.shtml
.
拉斯维加斯街景
//文旦
.
很难想象,在酷热的沙漠之地
有一个叫拉斯维加斯的地方
以赌发迹,因赌闻名
以浪漫性感名噪天下
.
在威尼斯水城划船
攀登巴黎的埃菲尔铁塔
向纽约的自由女神致意
欣赏拉斐尔的教堂壁画
.
音乐喷泉奏响华尔兹舞曲
维苏威火山在闹市喷发
天棚惊现霓虹灯音像世界
烟花燃放出瑰丽的神话
.
意乱情迷的拉斯维加斯
是一座纸醉金迷的城市
疯狂地吞吐着黄金白银
或梦想成真,或魂断流沙
http://www.zgshige.com/c/2017-02-13/2580287.shtml
.
转身,也是一种境界 ——读夸父逐日
//蜀西农夫
.
【1】
.
桃林在燃烧,三尺之外,手的尽头
那是你掷出的一根肋骨
在开枝散叶
千万滴血,千万朵桃花,点燃太阳
血,不都是红的
譬如,黄河之水
.
【2】
.
而眼眸,终是一汪茫然
大泽很远,也很近
是山外的一方蓝天,一尾鱼吐出的泡沫
挂在你眼睫的一滴叹息
三千里大泽,终是大地的一滴泪
从线装书的针眼里
淌出
.
【3】
.
对水的渴求,就是对火的渴求
都说水火不容
是喝下渭水和河水,喝更多的水将火浇灭
还是把太阳搂入怀里将水烤干
你一直都在想,生前用剪刀和布
死后,就用石头
就躲进一枚石头的虚空里
冥想
.
【4】
.
追,是一种境界
日,其实是不可逐的
曦和的儿子有十个
你已倦了,它们还在扶桑的枝头嘻戏
你既不能,何言身后深浅不同的一众脚步
阳光在前,影子在后
这是逐的结语
你若转身,和黑暗对视
光明的火轮自会扑入你的怀中
转身,是另一种境界
.
【5】
.
山很高,高于我仰视的目光
落日的心跳,低于一道大地的裂缝
而雨,当年你从山顶洒下的
一滴汗,至今还在奔向禺谷的途中
还在呼唤
那生自谷底的一声
滴嗒
而我书房墙上的秒针,刚好跳了一下
http://www.zgshige.com/c/2017-02-14/2587982.shtml
.
绿袖子的二十四首节气诗
//绿袖子
.
◎立春
.
之前,死亡一词都是披头散发的
毫无深动意义,和恰当的语言
草,被整个冬天压制,提不起精神
我昨天还试着扶了扶最后的那一株
差点,它们就躺成一堆烂泥
不能怪墓地积水太深。我实在不知道溃烂一词
是形容词,还是动词
在由猿到人的一瞬间,那一把骨头
被台上魔术师一眨眼的功夫
立即就赢了生机。连同池鹭闪过空茫茫一片
恰恰,是风扶起了更多意象
.
◎谷雨
---雨生百谷,人生梦。
.
它暗中一跃就上了枝头---
.
这时,所有的桃花,梨花,蔷薇落了一地
大山是八点二十分就等在了那里
.
是在等最初的雷声,和蛙鸣
而我却在等东边的雨点子---
.
窗外渐渐有了鸣响,有了小的动静
有了窃窃私语声。我的心也有了想头
和茼蒿,豌豆花,野麦在一起
---
且震颤,且又默不作声
.
◎雨水
.
它亲眼目睹了
雪,融化的过程
.
它把自己
紧紧的贴在胸口上
看星球慢慢回过神来
.---
而偏北方,仍然还是雨夹雪
正以一比一的速度
跨过黑夜以南
.
---那光芒
沁入泥土,沁入黎明
.
◎惊蛰
.
这跨度的惊喜已然越过我全身
一个小时之前,你不露声色
我还在退烧中揣度。反复
.
被春风晕染的夜色多新鲜呀
我拿起笔,在你的画作上试图
写下“我们”两个字……
.
最终的情怀是我要我们在一起
好比,南方自有南方的雪
而我在你的右侧西南角饮药自怜
.
不再见的薄雾,一定是躲在什么地方
咀嚼,或反思另一幅水墨呢
.
◎春分
.
一树枝掉下来,它不是假象
是樱花和青藤路过的旁证
它们在抒情中都处于叙述地位
紧接着是雨水冲刷出来的细径
细径
---
.
昨天晚上一只猫叫了一宿
远足的雪,慢慢醒来---
慢慢开始融化,开始一点一点的变色
一点一点的摊开
把一条河流演变成了一位淑女
.
而我还在远处忧伤
我在无意义的角色中
远远看清楚世界的面容。是谁在这场雨中
提起春风拂面的事情---
那些骨灰级的绿色调子,是不是
还在被一枝枯荷
反反复复的
亏欠
---
.
◎清明
.---
那年,愚人节一过
父亲就被远在江湖之外的荒坟
应了招魂术
.
他的生命就一泄千里---
.
直到与过世多年的母亲相见的那一天
那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
.
我却仍然徘徊于世俗的世界
徘徊于父亲和母亲的两座坟墓之间
在江湖上行走
.
从来都没有听见过他们说话的声音
我为他们买下的房屋和邮票
已经涨到了一个高处
---
.
而我依然低着头活着,为的是
在每年这个时候,希望有
一小朵白菊能替代我
替代我孤单的灵魂
---
.
◎小满
.
谷雨之后,它开始发育
开始有了长势
这不,又到了另一节气
.
它温柔般浆汁,胀满胸腔
恰如低头含胸的少女……
被“满腹经纶“的书生撞了个满怀
.
也许,过不了几日,那
一片水洼地,情不自禁的
长出一支支令箭
比如给你,比如盘缠
……
.
◎芒种
.
把神的爱分成二十四小块
让每块都流泪,都结疤
.
每隔一层云,大地总会
被上帝临幸一次
有了自己的歌,自己的居室
.
仿佛一只鸟剌破纹身处……
.
你当属于第九行泪
一直得等到麦穗抽出漂亮的人儿
才慢慢滑入人间…
.
滑入神赐予的名份
.
◎端午
.
就着雨吃一粒粽子
是不是多情了些
白色肉果,红豆粒,大枣,艾草,情话
.
第一次端详你,激流,暗语
全都消音于昨晚夜色的豆点之上
和一个完整章节
.
你是从《离骚》词句中分离出来的
然后,落为人间一叶小舟
漂流着,语无伦次的漂流着
且渐渐有了露珠,青苔
我是那不入流的风向
为你洁白好客的年代增添了痛处
.
雨从昨晚漂来,痛处也漂来
交叉着我们彼此不亏不盈,不增不减
而又泛泛的交往…
.
独独在你纯白的早晨,石榴花开了
我用古老茶式,渡这样的雨天
除了默契之外,你是唯一证据。而
在一首诗结尾处,我仿佛想到
另一粒枣核,它略带着苦味…
.
◎夏至
.
在畏难的情绪中,夏至
如期而至,像裹在胸前的罩杯
一分一秒也不差
.
看似淡若平湖,淡若少女
像初长成熟般果子…但没有估计到
.
昨晚梦中会出现一介白衣
我与它神魂相交,夜访,秉烛…
窗外,雨过后,舍不得吃的果子
.
像被黑夜统治着,仍然害羞着
等害羞期一过…它们就属于这个夏季
属于平淡幽思的反省…可这般念头
.
仍然,聚集着去年一模一样的忧伤
.
◎小暑
---七月七日,失眠之夜。
.
我很晚没入睡…雨,幼小得可怕
它是在等进站的早班车
此时,又正好是三点零一分
.
一粒光快要史进梦里,快要通往冥想
突然,一阵风打碎玻璃
浅起了一幅画面…
假设我踩在软绵绵的失眠症上
.
听一面墙在深夜倒下
听雨,幼小无声…我们仿佛回到人形
.
我试图把手伸进空荡荡的衣服内
伸进梦里,用短暂的罪恶
再进一步伸进你深邃的思想
.
◎大暑
--写给自己的生日。
.
从此,这个日子不再跳脱
也不需要顾及什么,甚至再生悬念
.
过去,它拿捏不准,它住在江心
住在一个让槐树都有些羞涩的地方
而今天,梅雨穿过了槐树的腰身
.
槐米开始阵痛,它不顾自己潮湿的脸色
在江面和武陵山交界的地方
泉响环珮,蝉鸣蛙噪…
.
人们说这就是七月,是大暑顶着雨
生着韵律,而我仍在前世惶恐
过于温柔又过于星座…巨蟹座,唉
.
差点,我被这些女儿家心肠误了正事
---
.
谁可知道,我那母亲,忧心的母亲
她此刻应该在哪里,哪里…我踢着一粒石子
哇的一声…我终于想起来了
.
◎立秋
.
树群里分不清谁是谁的主人
每一片叶都像是预言家
都像是幽闭又打开的水墨画…且浓稠淡出
落入我纸屑上…然后
被雨水吸入,被池中鸥鹭点化
.
渐渐沾上了灰尘,如同你氤氲的一面
上面还写着立秋二字…
.
渐渐的所有都不同昨天…秋,要营造自己
渐渐的,我也得认清事物本相…一面
.
认清事物枯萎由来,然后从树林
把它们的尸骸渐渐挪入坟墓…谁不记得
你曾经,拥有一枚年少的剑术
你打马飞过,一身素装
一手花体字…
你现在要去大草原那边,说是,要还魂
.
去世界最荒凉的地方…而这世上,曾经
蜀国来过,汉唐,大秦都来过
如今,就只留下树枝上空空的果实
和月光下,我
绾着高高的
发髻
.
◎处暑
.
柚子茶凉了,墨汁未干…
外面的世界已止于此
琴声也止于此
.
看蝉虫们相爱是多好一件事呀
.
此时,黍、稷、稻、粱也有成熟之意
它们不再頻頻奔波
它们为自己开枝散叶的大计
所筹谋
所将息…不仅如此
.
它们还要在一方水土上做皇帝
做天下人的皇帝
直到有一天,有一天…那秋
彻底离去

箫声,响起
.
◎白露
.
把一个节气搬到现场
要经过一片水田
一棵枣树…此时,要牵挂的东西太多
.
此时,山谷的鹧鸪开始红了
狗尾巴草也红了
风还无比散慢
.
从城市吹往山谷
要经过若尔盖,想必那里正是
满山红叶,草地飘香…可
.
那里还有七色花呀
它们枯萎得快
成片成片的爱和浪漫
.
被那里活佛用手心捧着
时不时往心上敲一下
那年正是白露
.
被搬到寺庙,搬到去若尔盖大草原的路上
无意间我目睹了,那些花凋落的样子
.
近傍遍山遍野经幡,像是‘陪葬的红’…而
就在我眼前,一枚红苹果
突然掉在我怀里
.
我几乎发疯似的爱上了,这
临近中秋…这色彩
就如同现在,我爱上
.
仿佛墓地横生出的情怀
这未知,急性…
.
◎秋分
.
几何学审美对角线
是木匠走墨时
常用的原理,他们讲求
下料精准,打孔,吊墨线,弹墨
一一对应,寸步不离,但
也言说泾渭分明的事
.
从整整一个夏都是汗水
伐木,砍柴,修枝剪叶
到木匠收藏干果,收藏木料
再到秋分
……
.
我坐竹筏顺流而下
河水已对折成了两半
一半属东,一半属西
正是秋天盘踞好山好水的时节
.
仿佛和木匠的心事合拍
要取这角度的人一定身不由己
雕木之人,玩水之人
或者围场曾经等待过的那个
守猎之人…他喜好平分秋色
也喜好打猎,玩木匠的吊墨线
.
这山水中,他是皇帝,对
他一定得是皇帝
.
◎寒露
.
我要我的手指伸进里层
进入核心部位…水,霜雾
葫芦,吊在树枝上有下堕感
独自生着情
.
一间屋子有无人碰的榅桲,带药性
它们在各自位置生着锈的美
.
野外的草果也扎堆
谈生命相对论和爱情返初
它们不在同一个季节,和纬度
越远,落叶,绯红…
.
山坡下那几枚金瓜,十分抢眼
被快要走远的陌生人,收编入了室
我这才回过神来…双重的愁
读出了甚好的枯草味
.
◎霜降
.
从树果的意象中,提取
晚秋的急需用品
比如,用雪意做一件防寒服
最好是布衣的,靠近白色
最好是长袍,抵拢脚后跟
.
再照着你的身板
订做一件外套,要防风的
颜色是你喜欢的
最好和油画色彩区分开来
不要让我误解
你是专门来收获食物的
或者纯粹的猎手
.
我想,那些鸟兽进出过的场地
一定还有某种
秋天曾经的喜爱之物
好比一种叫"呼吸之美"的蛇
它盘旋于晚秋…它余下的冰凉
仿佛我手头的一份
秋后遗产
.
◎立冬
.
山果儿笑了
笑出了声
它不再只是单薄的身子
它的身后,从此
码放的谷垛和仓廪
都归我管
都归每个农妇管
我就只挑一粒柿子
放入木柜,傍边生一炉火
从温酒到天再冷些
我准备用它祭拜山神
和所有谷物
.
啊,这样洁白的日子
也许,才刚刚开始呢…我会
等一场雪降落之前,再收藏
一枚埙和古筝
.
◎小雪
.
最初它是颗粒物
以它幼小的小手触摸
这个世界的心跳
和田间花朵
.
把那些浮枝一一折断
好让她深吸一口气
.
不再去想,今夜是否寂寞
有更多清醒事物
有更多白光
.
像树叶落地,发出声响---
前方,有你的脚印
有滴落的水
.
◎大雪
.
它比概念上的雪
随性多了,说来就来…
也说走就走,偶尔邂逅。未知
.
你曾说:一个人要看多少场雪
读多少与雪有关的诗句
才能修炼成正果?
.
佛陀,梅花,无常,生死观
我在一本书里面找到了
它们依持的必经之路…
.
说不定,我们再喊一喊它的名字
鹿和爱情也会跟过来
.
◎冬至
.
有人在餐盘中加了几块羊肉
我不敢说出其中的颜色
.
黄昏印在路上的行人
像羊群里的系数
因为它们是天边的星空
.
我在一个人的房间打坐
祈祷远处有雪,远处有避寒的用具
近处有红色,草色,酱色
.
淡紫色…而窗外的亮点
更是那刚刚发出了爆裂声的腊梅
……
.
◎小寒
.
叫你一声小白
羊圈便多出来一小块寒
冰雕玉琢也是最心痛的病
雁北去,巢门南开
我闭门不出
数着这一一归还的心
归还的羊
.
窗外有寒枝苦梅,有雾和飞舞的喜鹊
小映了纳兰的词句:
它们是成玦后的一朝一夕…
而那些所谓的蜂啊,蜜啊
偏偏就喜好这柳岸桃红…
.
你说,你是农家人
你说,你在等山那边的羊群
而我说,我在等一场春雨
在等一个可以
为我暖身的男人
.
◎大寒
.
大寒之夜更适合隐藏爱
被风吹走的一部分,你说
已经远了好一阵子
---
也淡化了好一阵子
.
我们来到一家小餐厅
期待一场好久不见的雪
就如同期待桃花的令牌
.
期待十万只屠神的蜂群
前来踏平这疑窦丛生的冬天
.
而我留有的一部分,它的色泽
正在寂静的夜色中慢慢的
脱胎换骨。仿佛火炉上
.
一只红色星球,它
即将滑过眼前这滚烫的银勺
http://www.zgshige.com/c/2017-02-14/2586117.shtml








责任编辑:月光雨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2-20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97.27%

发表于 2017-2-20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不断!问好诗人。凯里地区把牛打滚洗澡的泥水塘叫牛滚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2-21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来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2-21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稻草人的琴弦 发表于 2017-2-20 23:23
好诗不断!问好诗人。凯里地区把牛打滚洗澡的泥水塘叫牛滚荡。

问好兄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7-2-26 20:28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