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查看: 3877|回复: 1

一本小书的部分章节(五)

[复制链接]

升级   91.8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0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朋友,享特权,马上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麻荣远 于 2017-10-30 15:36 编辑

       “古音”是什么?   

已经有好几位网友指出我只是个“民科”,不懂“古音”。我也承认,确实不懂古音。虽然,但不等于不可以对“古音”是什么?这个问题持有我的看法。以下就说说这个问题。
我们这本书的所有考释,汉语的音值和声调如无特别注明,都以普通话为准。有人说,这不是古音,应该用古音才行啊。对此我们要做一点说明。经过比较研究,我们发现,传统音韵学的某些说法并不可靠。如:
1.所谓古无舌上音。传统音韵学家把知、吃这些字的声母叫“舌上音”。清代钱大昕提出古无舌上音说,得到音韵学界许多学者的认同。现在看来未必可靠。古文献中知通智。智有称赞的意思。称赞苗语叫zheus sheut,很明显与“知识”是同源词;箸和苗语zhous(筷子)同音义,即便是借词也是上古的。智、zheus、箸、zhous的声母都是所谓舌上音。由于在不同的条件下不会有雷同的发展,所以现在的读音只能是继承自古音,则古无舌上音说不能成立。
2.所谓古无轻唇音也靠不住(虽然苗语和闽语的确都没有轻唇音)。长沙仰天湖出土的战国竹简“乌乎”作“乌夫”,《周厉王胡簋》胡作夫。若无轻唇音则夫与乎、胡是喉与重唇的差别,这断无可能。
3.日母字的流变问题。日母是指普通话中声母为r-的那些字。由于中古《韵图》中日母只有三等字,即只能和有-i-介音的韵母相拼切,所以音韵学家们便认为从上古到中古都没有r-这样的声母,这种声母是由类似[?-]这样的声母的流变。可是“乳”和“而”都是日母字,而经考察发现,甲骨文中好和乳是一对异体字,都是由一个子和一个女构成。但乳的现今读音与苗语rut“好”完全一样,又可以證“而”来源于苗语的res(意为陨)。res、乳都是日母字,与上述第一条同样的理由可断,r-声母也是上古就有的。
4.收-m尾的鼻音问题。苗语三大方言以及普通话在没有-m尾鼻音方面惊人地一致。因此这种韵尾是否真的普遍存在也不是无可怀疑的。如:
言和音在甲骨文时代是一个字,但后世言属元韵,收-n尾;音属侵韵,收-m尾。风和凡同音,甲骨文的风许多都加凡声,但后世的风属东韵,收-?尾,凡属凡韵,收-m尾。南字在甲骨文象村寨的门楼。寨门朝南开,借为南方之南字。南专用为南方之南以后另造表门楼之欗、阑字。但后世南属覃韵,收-m尾,阑属寒韵,收-n尾。这些證据说明,-m、-n尾原本没有那么严格的区别,亦如现在的北方话然。当然,这样说并不是完全否定入声和-m尾的存在,而是说那充其量是方言差别,侵、盐韵等收-m尾字读若现今普通话之收-n尾同样可以说是保留自古音,而不必受古代只能收-m尾的限制。
5.疑母字也不一定是?-。北京话没有声母?-,但这不一定是语音流变的结果。魏是疑母未韵,现在读若wèi,但《中山王?器·大鼎》魏作file:///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ksohtml\wps98E5.tmp.png。这个字一望而知是苗语的weib,意思是笸箩,而与wèi同音。可见wèi的读音也是从古就有的,但这并不排除有的地方读若?ui,就象偶许多地方读?ou普通话读ou一样。
声调方面。苗语东部方言有六调,中、西部方言都有八调。根据对应规则,东部方言第三和第四调还与中、西部方言的第七、第八调对应。所以,东部方言实际上是第七、八调并入三、四调,故此应该说也是八调。汉语普通话有四调。但现在的四调和古代的四声不是一回事。古代的平、上、去、入四声又各分阴阳,从而也是八调。由此来看,普通话的四调是方言融合的产物,其过程是不可能精确论證的,但从中可以看出一种总的简化的趋势。
我们的声调比较是以普通话为准的。但语言学界几乎一致认定,古代的入声就是以-p、-t、-k为结尾的惟闭音。现在的汉语只有闽、粤语有此种惟闭音,所以有人说唐代长安人说的话就是现在的福建话。当我们说某字与苗语某字同音时,有人就说这与古音不符。其中多数指的就是这种入声及-m尾字。因为苗语和普通话一样,都没有惟闭音和-m尾字。
传统古韵研究的主要依据是《诗经》、《楚辞》乃至汉代韵文的用韵及文字谐声偏旁。在没有更科学的方法之前,根据这样的研究构拟某些声韵系统未尝不可。但不能因此认定那就是古代实际使用的惟一声、韵实体。方言的分歧从古皆然,而且时代愈古,人们的交际范围必愈小,分歧必愈大。因此这种研究导致的任何构拟系统,都不能当做惟一的语言事实对待,更不能用来否定现实的、活的语言事实。何况根据今人对甲骨文及近年出土的文献资料的研究来看,从商代直到汉代,北方话中(至少是大部分地区)并没有阴声韵和入声韵的对立。
比如:“矢”和“至”在甲骨文中做声符时可以互作,“至”本身就以“矢”指示读音。然而后代韵书矢属旨韵,至属至韵,都是阴声。而以至为声符的室、侄是质韵属入声。甲骨卜辞的不和否是一个字,但后代的“不”属物韵是入声,“否”属有韵是上声。《小雅·常棣》:“常棣之花,鄂不韡韡”,郑玄笺“不当作柎”,说明汉代“不”和“柎”同音。但柎属遇韵为阴声。又《古诗·日出东南隅行》:“使君谢罗敷:‘还可共载不?’罗敷前致词:‘使君亦何愚,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陇西行》“问君平安不……亦胜一丈夫。”“不”和“愚”、“夫”押韵,愚夫都属麌韵,阴声。类似还可以举出许多。
特别是据赵诚先生介绍,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西汉墓出土竹简五千多枚,内容包括《墨子》、《管子》、《晏子春秋》、《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六韬》等古籍。这些竹简里使用了大量的通假字。其中许多字阴声和入声韵都不加区别。如:厕(之韵阴声)通侧(职韵入声-k),贷(之韵)通忒(职韵入声-k),殪(脂韵阴声)通壹(质韵入声-t),譬、避(支韵阴声)通辟(锡韵入声-k),暮(鱼韵阴声)通莫(铎韵入声-k),霸(鱼韵阴声)通柏(铎韵入声-k),袪(鱼韵阴声)通怯(叶韵入声-p),衢(虞韵阴声)通矍(铎韵入声-k),废(祭韵阴声)通发(月韵入声-t),遂(微韵阴声)通逐(觉韵入声-k),位(微韵阴声)通立(缉韵入声-p),赴(侯韵阴声)通卜(屋韵入声-k)等。据此,赵诚先生说:“仅仅从这些现象来看,阴声和入声韵似乎不必分开。尤其是鱼既通铎又通叶,特别使人感到阴声韵和入声韵并没有什么界限,自然地使人想到中古入声韵收-p-t-k,先秦时代未必就是如此收尾。”1)
基于上述,本书的论述一般都直接采用普通话音值而不用 “上古音”或“中古音”的构拟系统。在我们看来与后二者相比,普通话的读音是更可靠的实
注:
(1) 赵诚:《古代文字音韵论文集》,北京,中华书局,1991,第203页。
体。它的音值就绝大多数而言,也是来自古音或古音的剩余。至于上古音或中古音的那些构拟系统,具体到每一成分当然有可能是古代某个地方的主流读音,后来可能被淘汰了,也可能还在某些方言中存在,但从总体来看,其證明力不如活的语言事实强大。所以一般只有在特殊场合我们才会采用构拟系统的證据。在我们看来,根本就没有统一的古音,无论上古还是中古。任何高明的音韵学家都绝无可能构拟出一种可以證明曾实际用于交际的上古或中古系统的,也不可能用任何一种构拟系统去实际朗诵《诗经》《楚辞》乃至唐诗宋词。任何人朗诵诗词的时候用的只能或是普通话或是某个方音。(某些字有文读白读的区别,但即便文读也没有跳出方音的范围)。
还有人说,汉语的语音从古到今是“浮动”的。我们以为这种现象是朝代的更替,政治文化中心的迁移所引起的方言伸绌与融合及主流音系转移的反映,而不是语言发展的普世规律(但是也要承认,这种反复的伸绌融合作用有使音系和整体形态朝“最简”的方向发展的趋势,而这也是一种规律。但伸绌和融合本身并不是语言自身的自发推动或要求)。
我们经常从一些书上看到某字古读某,或者古属某纽某韵的说法。于是很自然地想到,每一个字,在每个时代一定都有一种标准的读法。而这些“标准音”往往随时代的不同而不同,好像飘浮在那些一成不变的文字之上一样,好像那字形竟是“铁打的营盘”,而其读音竟是那“流水的兵”。于是就得出“汉语的语音是浮动的”的结论。其实,这只是一种错觉。打汉语之成为汉语的那一时刻起,它就是许许多多方言土语的集合。所谓“标准音”,现在是人为指定的一种方音,而在古代,因为没有准确记录语音的手段,则只能是停留在想象之中的空中楼阁。比如北宋时代,假定以开封话的音系为“标准音”,但那时交通不便,教育不发达,在远离开封的地方谁又能说清开封的标准音究竟是什么样的呢?就说几十年前吧,记得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我们那地方的汉语,只有“讲”(读若gang)没有“说”的说法。教科书上的“说”字就不知怎么念。最早,本地的老师教我们读成“索”。后来来了一位到过长沙的老师,他说长沙读“摔”,于是大家便都跟着读成“摔”,都以为长沙是大地方,总比我们边远地区“标准”些。又后来,到了北京才知道,原来北京人只说shuō,一般是不说“讲”的。据说刚实行白话文的时候,广东的国文老师虽然知道 “少顷”“须庾”却不知道“一会儿”,还以为是“一夥小孩儿”呢。二十世纪都还如此,再向前推两千大几百年,可能有一种通行“全国”的标准“古音”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三苗网商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8-1-20 05:09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