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查看: 3141|回复: 1

一本小书的部分章节(6)

[复制链接]

升级   91.87%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4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朋友,享特权,马上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语言三要素发展变化的不同趋势
语音、词汇、语法是构成语言的三大要素。三大要素之间是统一的。语言的发展变化在其可塑阶段内同时表现为三者的变化。某些语音现象同时也是语法和词汇的现象。三者互相依存又互相制约。双音节与四音节的分化或结合既是语音的问题,同时也是语法和词汇的问题。实词的虚化产生了新的词类,这当然是语汇问题,但虚词是苗语和汉语的主要语法手段因此更是语法问题。不是有人说苗语同汉语之间许多相同的地方只是“类型学上的相似”而非“发生学上的同源”吗?那么如果可以證明那些作为语法手段的虚词却显示了同源的一致又将如何呢?因此只有系统比较三大要素才能对语言的发展和变化有全面的了解。关于苗汉语语法方面的系统比较请参看《比较》的有关章节。这里仅就该书未尽处做些补充。
苗语和汉语有许多相同和相似的地方,又有显著的差别。但这种差别同它们与英语、法语、俄语等外语间的差别又有着完全不同的性质。不能说它们有许多相同和相似就说它们是同一种语言,也不能说它们有显著差别就说它们的关系同外语的关系一样。所以我们只有找出藉以区别苗语和汉语的基本差别究竟是什么以及这些基本差别发生的具体年代,才能说苗语真正登上了历史的航船。
以前人们都以为语言自来就是这样的,只因为祖宗是这么说的,我们也才这么说。对于古书上那些和口语不同的诘屈聱牙的文字组合,我们大惑不解。自从十九世纪有了科学意义的语言学,才知道语言是不断发展和变化的,并且认为三大要素中语法最稳定,词汇最活跃,而语音则处在不停的流变之中。特别是汉语的语音好像是浮动的。现在的“母”古代似乎要读成“米”,“家”要读成“古”,“拉”唐代要读成“罗”。所以拉萨那时写作“罗些”。为什么是这样的呢?有人告诉我们,那是由于民族的偏好所至。他们说,民族对语音的偏好随时代而变化。苗语原来没有小舌音,后来到了某个时代,苗族不约而同地对小舌音产生了偏好,于是一部分从汉语借来的原本是舌根音的词就转移到小舌音上来了。又到后来这种偏好已经结束,来不及转移的词只好依旧保持舌根音的状态,说这就是汉语的舌根音同时与苗语的小舌音和舌根音都有对应现象的原因。
坦率地说,对于这样的议论,我们只能当做某种苦心孤诣地炮制出来的幻想对待。因为任何一种语言的语音系统都是有定的,如果这是一个封闭系统,这个共同体的成员就不知道还存在别的语音形式。即使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系统,也断不可能发生全部或多数共同体的成员不约而同地用另外一个系统的某个语音形式代替本系统的一个语音形式的情形。如果我们相信这样的弘论,语言学就将毫无规律可寻。倘或各个民族对语音的偏好都那么无缘无故地变来变去,各种研究就都将是徒劳的了。况且汉语并不是完全没有小舌音的,笔者在江苏淮扬官话中就真切地捕捉到了小舌音。因此我们有必要对三要素的发展个性重新认识。
“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但是人脑的思维机能不可能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而是随人类的进化而不断演进的。由猿到人的进化实质上就是大脑机能的进化。那么作为物质外壳的语言就不能不随人脑的进化而不断地由低级向高级发展。这是语言之所以不断变化的根本原因和动力。人类对外部世界的认识能力随着人脑的进化而提高。而且,这种认识——人类思维的根本内容——由于外部世界的无限性,无论从深度还是广度永远都不会完结。所以语言的发展也永远不会完结。但是三大要素所表现的趋向是不相同的。
词汇乃是人们对事物的理解而后用物质的语音加以记录和表达的物质形式。然则以人类对外部世界的认识为根本内容的思维活动的不断发展必然推动词汇系统的不断发展。又由于等待人们去认识和表达的客观对象是无限的,因而用以记录和表达这种成果的词汇就必然有无限发展的趋势。因此词汇最活跃。
语法则不同。它是人们长期抽象思维的成就和再思维的工具。任何语法系统以满足逻辑思维需要为原则。作为一种规矩和制度,它只能以以简驭繁为能事。故荀卿曰:“操弥约而事弥大,五寸之矩而尽天下之方”。在满足逻辑思维需要的前提下,语法越简单明白越好。所以语法的发展必然是无限地趋近于一个稳定的状态。数学上称这种趋势叫“收敛的”,因此语法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表现为稳定。
语音系统的变化趋势与前两者也不同。人所能发出的全部发音从生理和物理上说只与人的发声器官的构造和形状有关而与人脑及时空并无直接之关系。不能说某一民族的语言包含了某个特别的发音便聪明些,否则愚笨些。任何一个民族的任何一个健全的成员,都可能发出人类所能发出的全部发音。人类的发声器官形状和构造相同,所可能发出的发音的集合是有限的,不以时空也不以民族和种族为转移。诚然,有的发音很容易,有的发音比较别扭。容易的发音采用做语音的概率大,别扭的被采用的概率便小。每个民族采用哪些发音纯属偶然,而绝非所谓偏好。从这个角度来说,除部分语音结构自身包含不够稳定的因素以外,语音比语法和词汇都还要稳定,而不是处在不停的流变之中,更不是此一时偏好某一语音,彼一时又偏好另一语音。至于汉语语音呈现的“浮动”现象,那完全是汉族的形成和发展壮大的特殊历史所造成。汉族在形成之始就融合了众多的民族——这种融合到现在也还没有完结。民族的融合导致语言的融合,一些发音形式、一些说法被采用了,另外一些语音、一些说法被淘汰了。现在的语音、现在的说法是竞争的剩余。因此,对汉语而言,所谓语音的流变多数情况下就是方言的伸绌。苗族僻处一隅,同化融合现象远远不如汉语那么剧烈,所以那些被汉语淘汰了的形式就可能在苗语中保存下来。正如梅耶所说:“我们…必须在所比较的语言里尽量找出这种古代语言被保存下来的特征,…它们并不是以同等程度被保存下来的,也不是以同样的方式被保存下来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三苗网商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8-1-20 05:07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