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查看: 2334|回复: 32

读杨志强教授《从“苗”到“苗族”……》后

[复制链接]

升级   95.81%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朋友,享特权,马上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读杨志强《从苗族”……
杨志强教授的这篇大论据他自己介绍完成于2002年,发到三苗网是2011年初,当时我大约还没有进入本网,故无缘拜读。近日此文又被重新激活,拜读之余,觉得有几句话需要说一说。一般情况下点个赞,做个回复也就可以了,然为珍重起见,决定作单独一个帖子处理。
杨教授这篇大论旁征博引,内容不可谓不宏富。行文又中规中矩,堪称典范。按理是无懈可击的。但读罢全文,总觉得哪儿有点不大对劲儿似的。思之再三,终于想起来了,似乎存在一个我暂且称之为本民族话语权缺失的问题。
如果杨教授是个非苗族学者,我想这篇文章就无可挑剔,但遗憾,我本能地要把他当作苗族的学者来要求、对待。这是因为讨论苗族问题,苗族和非苗族学者的表现往往不会相同。讨论有关中国的问题也同样,中国学者与境外汉学家的表现也不会相同。这里并不是通常所谓民族感情的问题。我绝对支持学术讨论要尽量避免个人感情,也包括民族感情方面的干扰,而纯以寻求事物的真相为依归。可是在论到民族问题时,论者在民族语言和文化方面的秉赋又总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有所流露而不会缺失。
杨教授此文所称引的百分之百都是汉语语境方面的文献,而苗族语言文化方面却全面缺位。依据其称引的这些很详实的材料,运用国外学来先进理论,于是得出苗族作为一个近代民族集团最初的雏型,首先是在他者阵营中被想象和构建起来的”的惊人结论。至于当今苗族和远古三苗的关系,那也是“南宋大儒朱熹在其《三苗记》中,描述了现今湖南一带苗人的情况,并将其与尧舜禹时代的三苗部落联系起来”之结果。而到近代则是“在20世纪初期汉民族的民族自我认同意识形成的过程中,‘苗族’被置于一个特殊的参照系上,它作为一个‘古老的’‘衰落的’、并充满了悲情色彩的民族形象开始形成。”而且这一“衰败的民族的形象”也上“被想象和突显出来。”而成。而所以如此,“对于当时的中国的知识分子们来说,他们之所以屡屡提及“苗族”,不过是把它当成一个参照系,一个“前车之鉴”,以警告世人,唤起他们对于国家民族命运的危机意识。”而已。然而正是这样,“从这时候开始,苗族作为一个古老而充满了悲情色彩的民族形象,开始在人们的印象中固定下来。”这也“成为其后苗族知识分子展开的民族自我认同意识再建构的中核内容之一,并且也奠定了苗族的历时性历史过程再建构的基础。”至于“苗族”本身呢?“其内部无论是语言,还是分布地域,生业形态以及文化习俗来看,都呈现出较大的差别。”这可能也是作者要让民族语言和文化缺位的原因。
但,我想说的是,对于相同的材料(如作者所称引的哪些),是否赋予民族语言和民族文化以适当的语言权,其结论可能是不同,甚至是相反的。比如苗族是否真的古老这个问题,本人曾在本网发过《苗人读尚书》的帖子,其中指出《尧典》中驩兜所说的一句话:“都,共工方鸠僝功。”闻一多先生说“那一整段文字似乎从未被读懂过。”然而,如果也赋予苗语以某种话语权的话,它就很好懂:“都”是苗语dud,官长或直接是皇上的意思;“鸠僝”是苗语jous jant即筑堤蓄水的意思。整句话是“皇上,共工是筑堤蓄水方面的行家。”这与传说的共工或鲧的本领完全相符。而驩兜又恰恰被说成苗族的首领:“驩兜生苗民”!这是苗族语言方面的作用。本人又曾在本网把外交部当作外交礼品的松桃苗绣《鼓舞》与甲骨文的一个图形文字比较,指出两者描述的内容别无二致,现今“鼓”字左上角的“士”其实是牛头之形,也即甲骨文的牛字。局限在汉语的语境之内,哪怕顶级的汉族学者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一点。还有“嬴”字,在金文的一种写法,是牛头下加女之形,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女戴牛头帽。而黔西南苗女不正是这个形象吗?而古代的淮夷徐戎乃至秦嬴都是嬴姓。由此可以确信:苗族的古老是客观的事实,不依赖于朱熹的联系,也不依赖于民国前后“他者”们出于各种目的的虚构。解放前,苗族的各个部分互相隔绝,除少数知识精英,苗族的各个部分确实不知道彼此的存在,语言习俗也确有相当大的差别,但各个部分都确实存在着,也是事实。而且,“他者”对苗族的认识尽管很不全面,但他们正是根据那些虽然历经千年的隔绝却仍然保持相同或相近的语言和习俗特点而把这些群体统称为苗的,又根据其细微的差别区分为若干“苗”。邹容、陈天华……等对苗的叙述只證明苗族的存在不容忽视,而不是“构建”苗族的基础。这也许不符合国外人类学家们关于“他者认同”和“自我认同”的族群界定。但我却认为中国当今民族之格局不是按照人类学家所界定的方式构建,而是中国独一无二的社会和历史境遇的产物。这又迫使任何的人类学家或民族学家首先必须承认这一事实,要么修改,要么重构他们的界定,而非相反,让中国按照他们的界定解构现有的格局。这一点与语言系属相似。在欧陆,互相交流无障碍的可以是两种单一的语种,而在中国彼此无法沟通的却是同一种语言。苗语这样,汉语也这样,还有其他不少的语言也这样。
附带说一下,作者关于“华夷之辨”的论述也与历史不符。因为司马迁便十分明确地说,“秦楚吴越,夷狄也。”然而正是夷狄的秦统一了中国,汉族是统一之后的产儿。又是这个夷狄的秦统一了文字,这是汉字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很重要的一步。此前“习得汉字”的也远不止华夏,且不说徐、楚等夷狄都在用“汉字”,属于赤狄的中山同样使用,出土的中山王器便用“汉字”作了相当完整的记叙。
总之,我不反对称引各种汉族的或汉以前的经典,这是很必要的,而且懂得越多越好,但这样做的时候,也要赋予苗族语言和文化以适当的话语权。惟如此才不会失之偏颇。欢迎苗族以外的所有学人关注苗族,但苗族的文化自觉只能靠自己。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3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麻荣远的批评,学术就应该如此,只要说得有道理,都可以拿到桌面上来讨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3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十多年前的一篇论文,关于“民族”立场和“学术”客观性的问题,一直也比较纠结,所以现在暂时从“族别”投身到“族际”区域研究,在鼓噪“苗疆走廊”。这个世界上凡做事总会有人评论的,这不,又有一些人说我在搞“和谐”,我不知道这又有什么不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38.63%

发表于 2018-1-24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后收益颇盛,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非虚也。
苗族究竟是被某些人的意识构建出来的,或是独立于意识之外而客观存在。这上升至唯物或唯心的高度。
麻老师告诉我们,苗族是古老的民族,这是讨论问题的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基础。而专家也仅仅对这客观存在的事实认识多或认识少而已,是局部认识或是全面认识而已。专家的意识形态对苗族的描述就像画家对山水中画一朵花,画得像不像而已,而不能说自然界的花是画家画出来的。虽然意识对物质有影响作用,但毕竟物质决定意识。人的意识只能反应、发现和利用物质,而不可能创造物质。
可以说麻老师用毕生的精力研究民族历史,最后得出几句话告诉人们事实的原本真相。这些都是不简单的,是很严肃的,不是随便信口开河,夸夸其谈的,不负责任的。如今科技发达,卫星上天,但民族渊源仍然无法理清,可见这些问题比卫星上天还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4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难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95.81%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旭阳 发表于 2018-1-24 07:56
读后收益颇盛,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非虚也。
苗族究竟是被某些人的意识构建出来的,或是独立于意识之 ...

谢谢。但我不过实事求是说出真相而已,实际上只要不存偏见,或者不被偏见所左右,所有的人都可以做到的。
附带,记得你发过一组乾嘉“平苗”的图片,我当时收藏了,可现在找不到了,如果可以的话,请重新激活一下。那里面有一幅“滚牛坡大捷”图,让我感融颇深。“滚牛坡”离我家还不到一公里!然而总有一部分人说“我们不是苗”“苗是他者虚构的”。可“滚牛坡”就在那儿,当时被“平”的“苗”就是我的祖辈。那儿附近有条小河沟叫“渥浓沽”,据父辈们说,“渥浓沽”的水都被染红了。如果我说我不是“苗”,那就只能是一只鸵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4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天已经到来,春天还会远吗?————论坛将会生气盎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5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5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能拿现在的读音去倒推以前文字的读音啊,例如共工那个,上古的时候,共读作gong吗?呵呵。。。上古的时候,苗话怎么说的?苗语从来就没有变化过?

不过,我倒是赞同,不能只参考汉文献的记载,毕竟汉文献带有很强的主观性和话语,但问题在于苗族以前没有成系统的文字书写体系。希望看到更多分子人类学和考古学的证据证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5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忘 了还有一点,我不认为学术研究一定要强调民族身份。学术研究讲究科学性,要经得住时间的检验,而不是个人情感的宣泄。即使有时候研究结果跟大家期待的不一样,这很常见呀,而且是学术研究的常态和基本准则。杨教授的研究没有什么问题呀,你可以不同意他的研究结果,但是开口闭口觉得人家愧对民族身份,是个神马情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三苗网商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8-2-21 23:20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