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查看: 15398|回复: 79

文学版经典作品推荐帖(不断更新中)

  [复制链接]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1-9-10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朋友,享特权,马上注册登录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蚩尤浪子 于 2015-4-24 13:22 编辑

                  目     

苗族文化赋(作者:荺连五一、秋水长天 )………………1楼
酒歌(作者:寒松) …………………………………………2楼
愉悦与迷乱:父亲,我逃离了你的庄稼地(作者:江源)…3楼
蚩尤祭(作者:鬼方异雄  ) …………………………………4楼
天堂里沒有车来车往(作者:若妖)…………………… 5楼
我们的名字叫苗族(作者:潘文敏   )…………………  6楼
我骄傲,我是苗族(作者:张鸿 )………………………  11楼
渐行渐远的花房(作者:罗国锦)…………………………  12楼
母亲,你有一个不该写诗的儿子(作者:木郎 )………  13楼
麻山记行(作者:江源)………………………………… 20楼
太阳鼓(作者:阿尤蚩)………………………………… 23楼
对落日的一次远瞻(作者:蚩尤浪子)…………………… 24楼
长歌短唱(作者:寒松 )……………………………………26楼
海无涯传(作者:弘福寺 )…………………………………27楼
野渡无香(作者:苗歌)…………………………………… 32楼
5000年之恋(作者:潘文敏)……………………………… 33楼
蚩尤浪子诗选(作者:蚩尤浪子)………………………… 34楼
永不消逝的城池(作者:虹玲)…………………………… 39楼
悲情苗族(作者:风的尽头)……………………………… 42楼
只醉影无人(作者:佚名)…………………………………44楼
红米饭(作者:蚩尤浪子)………………………………… 46楼
本报讯(作者:苗歌 )………………………………………48楼
一年四季(作者:洪星 )……………………………………51楼
请把我的村庄还给我(作者:苗裔)……………………… 53楼
纸上回乡(作者:蚩尤浪子)……………………………… 56楼
花开(作者:寇宝昌 )………………………………………57楼
光(作者:雪山孟龙)……………………………………… 58楼
虚无之镜(  作者:小春  )……………………………… 60楼
把遗失的爱寻找回来 (作者:蚩尤浪子)…………………62楼
蜡染上的悲歌 (作者:石一鸣)……………………………66楼
边墙
小镇廖家桥(作者:湘西凤凰苗游子)-------------73
古诗十九首重奏(
作者:石一鸣)--------------------74楼
外公的花园(作者
虹玲)----------------------------------------------75


                   (不断添加中)

++++++++++++++++++++++++++++++++++++++++++++++

苗 族 文 化  赋_标题.jpg                      



        
遥梦依稀,宇宙渺渺;故园虚幻,天地茫茫。浑水河自九天而下,咆哮不止;白水江汇三川以来,奔流不息。长江平原,孕肓苗族文化;黄河北岸,布摄先民疆土。人兴众旺,物阜民康。世尊蚩尤为祖,传系三苗后裔。五千年源远历史,铸就辉煌文化;数百代浩渺人文,穿越寂寞时空。涿鹿激战,传诵腥风血雨,自此漫漫迁徒路;国殇悲歌,记述闪电鸣雷,而后杳杳流浪途。洞庭湖以西,重建鼓社;鄂湘渝之东,新辟家园。云飞雨断,星移斗转。九黎部落发派八百万;三苗子孙,布散五大洲。屈原痛饮作离骚,放开古今才子胆;苗靑潜心谱长歌,弘扬不朽民族魂!
     辟地开天,风云激荡。抚今追昔,凭栏怀古。农奴陶新春,反清首领;贫民项崇周,抗法英豪。包利君抗粮,石柳邓揭竿。满朝荐爱民胜子,张秀眉视死如归。推翻帝制,熊希龄担纲民国总理;创建共和,杨开血染红湘江山河。中华名将滕代远,彪炳史册;文坛泰头沈从文,映照丹青。把酒问苍天,感前有逝者;登高凌绝顶,慨后继来人:肖继美系科学院院士,王朝文乃新中国省长。热爱民族,李春艳感动中国;学习雷锋,王顺友信使深山。阿幼朵苗岭醉飞歌,“天外苗音”传遍世界;楚雄州深山藏瑰宝,“山民合唱”闪亮登场。一代歌后,刘媛媛《五星红旗》唱响大中华旋律;巾帼天骄,宋祖英《爱我中华》倾倒维也纳大厅。
     语属汉藏语系,言操三大方言。创世史歌,唱不完悲壮生存史;神话故事,述不尽绚丽梦想篇。英国人柏格里创制拼音方案,石门坎杨雅各发掘语言文明。伍新福、龙伯亚首编族史;陶发贵、陶小平主推苗文。杨正文著书弘扬服饰文化,郎维伟立说研究川苗风情。妙手文章,杨明清浇桃育李;铁肩道义,李廷贵树范铸魂。《中国苗族文学》,浓缩辉煌艺术;《四川苗族古歌》,概括浩瀚青史。石茂明创建三苗网,开辟文化窗口;叶子君编制多彩蒙,打造交流平台。
     春踏花山,男女老少忘饥渴;夏醉苗场,咪彩情歌诉衷肠。曲曲芦笙,演绎空濛历史;声声木叶,倾诉相思柔情。山歌小唱,飞出心中情爱;唢呐大调,奏响首都舞台。银装百代。蜡染千年。“五溪衣服共云山”,诗圣词句抒灼见;“百褶长裙舒广袖”,民族服饰铸菁华。绩麻缫丝,织得彩云追月;挑花刺绣,绣出孤骛落霞。川南苗女巧手绘黛,名载蓉城;黔东蒙彩灵心雕玉,誉满西南。恢宏服饰,传承深邃底蕴;霓裳羽衣,穿戴厚重历程。
     信奉自然。崇拜祖先。创建农耕文化,缔造远古文明。传习祖宗艺术,秉承蚩尤技能。苗医理验,远载西汉《说苑辨物》;苗药特效,秘传民间治病奇方。灵魂出窍,鬼怪附体发为病;放血熏蒸,灯花麻火去陈疴。打手毽、抽陀螺,强肌健体;上刀山、下火海,茹毛饮血。可玉米土豆立命,也红豆酸汤养身。辣不怕,辣出火一样奔放性格;醉不倒,醉成酒一般热血情怀。杜康发明,苗王普及,酿出豪迈英雄气胆;嗓音天赋,自然造化,育成神奇放歌民族。
     万事人间火,几度夕阳西。自在主体尚在,传承机制犹存。典型文化生态,独特历史境遇。五千年煌煌巨史,承先启后;数百代拨拨沧桑,继往开来。往事如烟,冷眼观过去;前程似锦,携手创未来。团结是发展之根本,公平乃和谐之源泉。祖国一统,河山永恒。蚩帝子孙,共天地并寿;中华民族,与日月齐辉!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松 于 2013-10-29 17:51 编辑

酒       歌-题目.jpg


把杜康和他的工匠弟兄找来
把麦子高粱水稻和她们的姐姐妹妹找来
把最甜的阳光和最美的月色找来
把世界屋脊最高峰的清凉雪水找来
把母亲的歌谣和少女的清香找来
把上好的泥土和她怀里成千上万的微生物找来
在大地和大地上跳舞的野草闲花簇拥下 在春天鼓胀的胸脯上
我要劳动
我—要—酿—酒


天空是屋檐  山谷作酒窖 十万面酒旗招展  从岭南到戈壁筑起我家的
      院墙
把阳关到山海关所有的树挂满灯笼  从秦长城到明长城一字形排开我

      的酒缸
铸剑为鼎为炉  搜罗天下的粗枝大叶  我要烧一把大火煮沸三江
我和我的伙伴们赤膊上阵  在升腾的酒雾里挥汗如雨
每一个毛孔都在迸发热量  每一处骨节都在吱嘎作响
大道上川流不息  土地上人喧马嘶  晨钟暮鼓把黯淡的日月反复擦亮
我幸福  我眼含热泪  我热血沸腾  温暖的潮水四散流淌
我骄傲  我兵强马壮 我底气十足  我有天下最大的酒坊


酿好的一坛坛酒  就如同我的一对儿女和宝贝新娘
带着他们坐上马车我要去云游梦的远方
我将穿过无数的村庄和闹市  岁月和人群
沿途散发这片土地
上下五千年的冲天酒气  缭绕九万里的扑鼻芳香
送十坛酒给中原  热一热冰冷的秦砖汉瓦的铁石心肠
送十坛酒给长安  冷一冷歌舞升平后山雨欲来的万千气象
我要以酒交友  倾听活在唐诗宋词里的墨客骚人销魂的吟咏
我要化酒为箭  射杀在深宫大院里不管社稷苍生的府尹郡王
我要把酒送给失业的壮汉  失血的农妇  失声的痛哭  失语的呐喊
送给一切无家可归和有家难回的旅人和过客
让他们从此告别骨肉分离和终年流浪
我要让他们痛饮这些自然造化  然后带着我的酒回家拜见爹娘
有我的酒 即使他们身无分文  也远远胜过衣锦还乡
我的酒是轻抚田埂的风  是润泽万物的雨  是深深进入大地的犁铧
我的酒是铁  是米  是大手大脚的布衣  是冬天里一家人围坐的火塘

     是无数挺身而出的脊梁和肩膀
她能让沉睡的山河苏醒   她能让沉默的人们歌唱


带着酒我就这样走南闯北
认识的称为朋友不认识的叫作老乡   年轻的称为贤弟年老的尊为兄长
来吧  四海内外的兄弟  我请你们席地而坐饮我的酒
不需要一个铜板  酒的世界不需要谁炫耀腰里的银两
喝酒的时候我们不用举头望明月  也不用低头思故乡
有酒的地方就有灿烂的辞章
有酒的日子就是地久天长
不在乎被看作醉鬼和草莽  我们要用酒催生翻江倒海的血性  我们要

      用酒主宰风的方向
以我的酒作引作序  以酒徒和诗歌的名义向酒神祷告
请允许我们用盆地作勺山脉作把  向沧海舀取玉液琼浆
美的使者爱的力量快乐的源泉灵魂上空的北斗啊
三千年前我们曾狂饮黄河沧浪
三千年后我们要喝下整个长江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松 于 2013-10-12 14:06 编辑

父亲,我逃离了你的庄稼地-题目.jpg



                                                            一
     
      贴着草尖尖,我以匍匐的姿势飞翔。毛孔里混合泥土与阳光的芬芳,满目的绿,勾勒出生命的点点痕迹。
      我和父亲学着种庄稼。
      一锄头,撬开土地的疼痛,一只蚯蚓,挣扎着蜕变成两个生命。我小心翼翼,把希望种在颤巍巍的地气里。
      正午,当烈烈的太阳和父亲的汗水眉来眼去,在一片片青翠的姜地里,我的手停留在杂草的腰间,触摸到的,却是小河的心跳,树影下的慵懒。

                                            
                                                           二

      我不是一个好的农夫。
      瘸腿的小黄牛,早也看出我的心思,扭转头,嬉皮笑脸,犁头打结,一开始就藏头露尾,土地和心一样坚硬,铧口生锈,打不开局面。
      我不像父亲,一门心思种庄稼,把信念和坚韧,经营成绿色,然后,沐浴风霜雨雪,安静的看老天的脸色,等待收成,当大水冲过玉米地,当太阳干枯玉米苗,当大风刮倒玉米林,父亲没有骂骂咧咧,只有一声叹息,回荡在泥土的上空。
      而我的庄稼,逐渐荒废。

                                                            三

      种下希望。
      我就叛逃父亲,叛逃出土地,在城市的深处,在坚硬的热风里,我开始了一生的混沌。
      每次经过菜场,我都会悄然驻足,把目光和生命稍微停顿,游走在绿油油的蔬菜和瓜果上,呼吸顺畅,把生命与绿色连接,哪怕仅是一秒。
      每次都会在迷梦中醒来,透过车窗,看着山外的风景,一排排,又一排排,被目光砍倒,被巨大的斧头砍倒,生出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城市,我离绿色越来越远。

                                                           四

      某个深夜,我突然惊醒,怎么也挥不去,那个噩梦。
      那是一个雨过天晴的午后,我在流淌着清香的园地里,耕地,我的小黄牛,我喂养了三年多的小黄牛,一步也不肯走,任随我挥着鞭子,鞭打着小黄牛的背脊,也鞭打着我的尊严。
      小黄牛还是一动不动,脸上的表情先是倔强,接着是流泪,再接着,疯狂的跑,跑出园地,拖着我和犁头,在山沟沟的深深浅浅的石堆中,把仇恨和反抗拖成一道激烈的风景,直到铧口被石块撞坏,呈现几道新鲜的伤口。
      我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喊着一些土话,我喂养的小黄牛,就乖乖地把所有的庄稼地耕完。
      我驾驭不了自己喂养的小黄牛。

                                                           五

      我并没有在意,此生会随着那次铧口的破裂,离开了泥土,离开了庄稼。
      直到有一天,父亲再也没有力气打理犁头,再也没有力气锄草,这时,父亲的庄稼地一片枯黄,父亲流着泪,烫伤了我平淡的亲情,就像当初小黄牛的眼泪,把我的坚强片片击碎。
      父亲不能再经营他的庄稼,以另外一种姿态,埋在泥土的深处,继续和庄稼为伴,与绿色为伴。
      那一年,我的眼泪,泛滥成乡村的雨季,在城市混沌的那么多年,我第一次和庄稼地挨得那么近。我匍匐在父亲的墓前,用冥纸和檀香为掩饰,安静地聆听父亲和土地的心跳。

                                                          六

      原谅我,父亲。
      我不是一个好农夫。
      大地和您,给了我生命和营养,而我,却不属于这个世界,我经营不好自己的庄稼。
      生命正在无声逝去,而我,却注定逃离,逃离你的意愿,走过绿色,穿透潮湿的庄稼,走入一个无解的梦。
      这是2011年3月的某个深夜,我无法抑制冲突的情感,滚烫的泪水,顺着时钟的滴答流淌,把青春覆盖,把我的小黄牛覆盖,把您和您的庄稼地覆盖。
      我无意去解答,我沉迷的世界,我为之癫狂的岛国。
      对不起,父亲,我不想继续您交给我的本领,只想用自己的意念和梦,去种植,去经营,一个远离人群、远离城市的庄园。
      一片土地,两世情缘,三只小小狗儿的愉悦与迷乱……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松 于 2013-10-12 14:02 编辑

蚩  尤  祭-题目.jpg


我祖蚩尤兮,本立东方。悠久文明兮,彰呈华夏。
三祖鼎立兮,各尽所长。祸起箫墙兮,逐鹿死战。
连胜两战兮,武功不灭。炎黄联手兮,计敌我祖。
败而不降兮,举族避让。背境离乡兮,我独徨徨。
千里崎岖兮,退入深山。一路悲啼兮,何其踉跄。
我祖大义兮,身首两异。族众迁徒兮,三路齐奔。
抛妻弃儿兮,苦实难当。鬼路难通兮,活人路葬。
土薄石厚兮,艰辛度日。石洞置棺兮,遥望家乡。
何日重归兮,时日渺茫。千年磨难兮,何其悠悠。
今祭我祖兮,告慰族众。和谐共荣兮,我族希望。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松 于 2013-10-12 14:21 编辑

天堂里沒有车来车往.jpg



      【彩,如果命运可以选择的话,我希望你从未来这世上一朝。】
      彩还未出生时有经验的老人就对三姨说她肚子里一定是个男胎,三姨父为此乐得每次路过村口的小寺庙时总会跪下虔诚地拜上几拜,三姨父也对全村的人说等娃一出生就去把手术给办了,家里有了继承香火的儿子,也就无心再过这躲躲藏藏的日子了。
      彩出生那天,三姨父刚从寺庙祭拜回来。还没跨进门槛听说三姨生了个女婴,三姨父一膝盖跪在门前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看见眼泪爬出他的眼眶,和着鼻涕打湿了浓密的胡子。
彩出生还不到半个月就被送给我家邻里的牛舅妈,三姨把彩抱给牛舅妈时早已哭肿了眼睛,她不停地把唇靠近彩瘦瘦的脸,亲得只叫小孩哇哇大哭也不肯放开……
      彩被牛舅妈放进一个大大的竹筐里,每天从田地里收工回来后便盛一碗白水和玉米饭放在彩面前,任由她把饭抓得满地都是。牛舅妈却也并不骂她,只是用脚狠狠踢一脚竹筐,用低沉的语气说:没人要的贱东西,你还是早些死了干脆。
      五年过去了,彩却从未开口说过话,牛舅妈便以为自己收养的是个哑巴,从此对彩冷淡的态度也就更加冷淡了。
      彩有一双灵巧的小手,她会学着牛舅妈的样子捻出长长的麻线,会在麻布上绣出细碎的小花,会用稻草编出精致的绳子……彩的这些天赋的手艺,换来的不过是牛舅妈的白眼和一碗馊味的玉米饭。
      玉米丰收的季节也是彩繁忙的季节。她会静静地坐在大门口用满是水泡的双手费力地撕开玉米,这样的工作一直会持续半个多月。
      我把彩当做唯一的玩伴,闲下来时常常会坐在他面前把她撕开的玉米一个个送到太阳底下晒。有时候看见她撕开玉米的那刻功夫会把牙咬紧,然后泪水夺出眼眶,泪水滑过嘴角时被舔进嘴里。
      那时我真的以为彩真的是个哑巴,任由痛苦折磨,却从未哭喊出声。
      “世上只有妈妈好”是我进学堂学会的第一首歌,每天坐在彩跟前时我会很炫耀地把歌反复地哼唱很多遍。彩默默地听着不成调的曲子,我向她投以微笑时她也会跟着我开心的笑,她笑时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我喜欢看彩笑的样子,更嫉妒她拥有这般明净的笑靥。
      山上的小草渐绿的时候彩已经有八岁了,她每天早上黎明便把牛舅妈和我家的牛赶上山,等我放学后再一齐上山把牛赶回来。那时我常常远在山下便听见山上有人哼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歌声响遍了整个山岳,我想唱歌的人一定是从城里来的小女孩,她身上穿着我从未见过的花布裙子,或许她是童话故事里降落在森林里的小精灵,我想也许某天,我会看见她拍着翅膀栖落在树叶上,我会做她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好朋友……
      我习惯了在半山大声叫彩的名字,她却也并不应我,只是从山顶跑下山,又和我一起爬上危耸的山顶。
      风吹乱了彩长长的马尾辫,一道扎眼的伤口就趁机露了出来,看着那道流满血迹的疤痕,突然觉得这风那么刺眼,我死命地吸气……若彩是牛舅妈亲生的女儿,她该是不会往死里打彩的吧!!
     “彩,你听见有人在山上唱歌吗?她要是能在我们学校六一儿童节唱歌的话,一定会拿第一名哦。”我握紧彩瘦瘦的小手,把头偏向一边,逃过了这突来的哀伤。
     彩抬头看我,脸上绽放出从未有过的微笑。
     “表姐,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清脆的歌声传进我耳膜,歌声振动林木,高入云霄,好像连浮动的白云也在驻足倾听。停下脚步,我努力寻找这动听的旋律来自何处,却又那么确定是我跟前的这个小女孩正煽动着她小小的双唇: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
                            我是一棵无人知道小草
                            从不寂寞 从不烦恼
                            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
                            春风啊春风你把我吹绿
                            阳光啊阳光你把我照耀
                            河流啊山川你哺育了我
                            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


      一曲唱完,我站在原地没有出声,或许是不知道怎样去接受:我天天盼望见到的小精灵,尽是眼前这个九岁未到且从未开口说过话的小表妹。我该是回家告诉爸妈,我的小表妹不但不是哑巴而且还有天籁般的嗓音吧,却又暗自遗憾再也看不到小精灵拍着翅膀栖落在树叶上了。
      彩会说话成了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们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以为等有一天我们都长大了再不需要牛舅妈抚养彩时,再抬头挺胸地告诉她:原来她收养的女儿,只是不想被她过早卖出去才从未开口说过话。
      稻香和着秋风吹上山峰,我和彩并肩坐在山顶上俯瞰整个山寨,金灿灿的稻子铺满了山腰的一块块田,山的另一边,那些土地里早已干枯的玉米杆费力地长出几片嫩绿的叶子,远远看去像是谁家又在晒那沉重的绿麻了。
      “彩,我们老师说,在离我们很远的山外,有一座座很美丽的城市,城市里有好多漂亮的房子哦。”我仿佛很有学问般挖空心思在彩面前卖弄。
      “那么我们家山的外面也是吗?
      “当然是啊!”
      “那那里是不是有好多房子好多好多车子呢?”
      “还有好多我们没有看见过的呢?”
      彩圆圆的眼睛瞪着远方,仿佛能穿破山岳,洞悉这个世界。
      我和彩的秘密被日子一层一层地剥开,她已经不再是别人眼中的哑巴,只是人人皆知她从不主动对别人说话,也从未开口叫牛舅妈,她是别人眼中不知养育之恩的坏孩子。
      彩每天早晚都会从山里割回两背篓满满的猪草,为了让牛舅妈找不到打彩的理由,我们不敢在背篓里撑竹竿,我尽可能地把自己的猪草分给她,尽管这样,深夜里彩还是会遭舅妈的一顿打,她会骂彩是个没有爹娘要的扫把星,会把彩关在鸡圈里整夜整夜不让她回床睡觉。
      那时候我躲在被窝里听着严厉的唾骂然后把泪水一把一把揩在被子上,我想象着彩身上那些狰狞的伤疤和她哭肿的眼睛,我想这个世界如果有一万种可能的话,我希望彩可能不是被牛舅妈收养的。
      次日果真看见彩一双哭肿的眼睛,她却从不显得委屈和悲伤,只是向我投以甜甜的微笑,那仿佛是一朵瞬间盛开的山菊花,散发出迷人的芳香,我看着她,明白她比谁都还要努力地成长。
      “表姐,如果有一天能离开牛舅妈,离开大山,该有多好。”
      “等我们长大了就可以了。”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长大呢?”
      “不知道!”
      “表姐”
      “嗯!”
      “等我长大了,我就离开大山,你要和我一起哦。”
      “嗯,那时候牛舅妈变成了老太婆,我们一起离开。”
      “山外有好多好多车是吗?”
      “好像是的。”
      “我们一起去看车好不好?”
      “嗯!”
      在她脸上重新绽放出的笑容,彷如一副雅俗共赏的风景画,我看着她轻轻煽动着的唇,心那么甜又那么凉。
      十三岁,我带着与彩的约定去了镇里上中学。彩依然每天赶牛上山,从山上割草回家,她坚强地活着坚守着我们的约定。
      每周见彩一次,她越加憔悴了,瘦瘦的脸上凸出大大的眼睛,眼里布满了血丝,微笑时脸上的酒窝变得难看了,那副美丽的风景画,似乎被时间冲淡了颜色。她越加沉默了!
      “姐,如果我是个男孩的话,我妈还会不要我吗?”她说这话时豆大的泪滚出了眼眶。
     “他们会回来接你的。”
      她抹干眼泪,浮肿的眼里透出未有的绝望,似乎对整个世界,再不会有任何期待了……
      “姐,如果我不能和你离开大山,你会常常回来看我吗?”
      我看着她憔悴的笑脸,眼泪突然就掉下来了,我死命地搂着她的肩说不会的呀不会的呀我们说好了要一起离开的呀……
      彩,如果命运可以选择的话,我希望你从未来这世上一朝。
      最后一次遇见彩,她已经躺在床上一个多月了,我走进那间暗淡的房间时,正有一个中年妇女守在彩的床前哭得泣不成声,看见我彩并没有说话,只把已经开始腐烂的的手伸给我,她仿佛抓住了一棵可以攀爬的大树,握着久久没有放开……
      “姐,如果……如果有下辈子……我……我不要……不要做女孩了……”
      她的手刷地从我手中滑落,眼睛也跟着轻轻地闭上。也许,她睡得从没有这样安心过,从那张疲惫的脸上我明明闻到了死亡的味道,却一点也不那么难过,只是我旁边的妇女哭得早已喘不过气来。
      如果生命是一条长河的话,时间则是河里的水,总会冲淡某些记忆,只是我忘不掉那个小小的约定,忘不了每年在一座小小的坟前插一株野菊花。
      后来妈妈告诉我,彩是牛舅妈用热水给活活烫死的,好生生的一个可人儿,尽是来这世间受苦一朝,便又回去了!
      后来牛舅妈也变得精神不正常了,她常常把家里所有的盆都埋起来,说是盆里有张怪异的脸,于是村寨里的人们断言说她是遭了报应了。
      我站在山头,面前的坟已长满了野草,采一束野菊插在坟头。
      彩,你知道吗,你的名字在我们族里是漂亮的意思,和这菊花一样的美。
      彩,如果有下辈子,你也可以做女孩了,我们女孩也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你一定要笑得和以前一样漂亮。
      彩,因为你,我才会有继续走下去的理由。
      彩,我一个人离开了大山,山的外面是一座座大城市,有好多来往的车辆。
      彩,你在天堂,是否也有车来车往?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1-9-10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soso_e142:}

点评

顶了O(∩_∩)O哈哈~  发表于 2011-9-10 12:08
便于阅读。  发表于 2011-9-10 12:08
可否置顶?  发表于 2011-9-10 12:06

升级   66.91%

发表于 2011-9-10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唯有杜康

点评

谢谢欣赏,都来推茬你认为经典的文章。  发表于 2011-9-10 12:39

升级   19.03%

发表于 2011-9-10 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42:}    美文!

点评

一起来推茬你认为经典的美文。  发表于 2011-9-10 12:41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1-9-10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台辛苦了!{:soso_e160:}

点评

谢谢兄台,设此帖,目的在于更好地宏扬文化艺术。  发表于 2011-9-10 12:44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0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松 于 2013-10-12 14:23 编辑

我们的名字叫苗族.jpg


我们的名字叫苗族
我们站立在东方
如此美丽 如此动人
说起故事 悠远流长

我们的名字叫苗族
有一段故事要给你唱
男人英雄 女人温柔
讲起来动人心肠

啊! 五千年了!
在这片土地上
到处都有我们祖先的鲜血流淌

啊!上至前古,直至今晌。
谁没有听见芦笙吹响?

我们的名字是苗族
在这片热土上
中华民族的大家庭
是我们温暖的胸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7-2-23 12:49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2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