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家园_三苗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版主招募,共同携手如何注册三苗网?【三苗网主题歌】
楼主: 蚩尤浪子

文学版经典作品推荐帖(不断更新中)

  [复制链接]

升级   83.93%

发表于 2011-9-13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      期待更多美文

点评

谢谢支持!  发表于 2011-9-13 11:14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1-9-15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浪版把每篇文章的字号放大点,以利阅读。

点评

好的!  发表于 2011-9-16 09:02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1-9-16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松 于 2013-10-13 10:40 编辑

太 阳鼓.jpg



为了找回太阳鼓,我们一次次背井离乡。
                                                                                   ——题记


〇〇一

火舌窜动,硝烟一直蔓延到天边。
云提起冒烟的裙角迅速逃窜。
折断的长矛,斜插进温度善存的尸体。
岩鹰低低地盘旋,双眼像铜杯,
找食脱落的眼球,或战士躯体下骄傲的肠子。
受伤的棕色战马眼里潜满泪水,
打着浑浊的响鼻,跨过主人安详的身体。
它的主人,已经进入永远不能苏醒的梦乡。



〇〇二

古铜色的太阳鼓,伫立在高高的山顶,
鼓手已经倒下,像堤坝在顷刻间崩塌。
群山沉默,大地沉默,战场吐出三两只黑乌鸦。
夜赶来,拉起巨大的黑色帐篷,
遮盖抚慰这些残肢。远处,狼群凄凛的嚎叫
把黑色帐篷撕开一个大口子,漏下冰冷的月光。
风吹响刺耳的口哨,猛烈地摇晃广袤的战场。
起身抓把泥土敷住刀口,撇下沉重的太阳鼓,我们走。



〇〇三

风向北吹,水往东流,我们的脚步往西走,
望不到尽头的路我们不停地向前。
散发腐烂味道的水洼,藤蔓纠缠的箐林,
鬼怪出没的山岭,杳无人烟的荒原。
我们走呀走,我们吹起芦笙吓跑野兽。
忧伤的芦笙我们清晨吹,晌午吹,
诉不尽的忧伤我们白天吹了晚上吹。
我们吹,为了给弟兄们暗号不至于失散。



〇〇四

小兽躺进母兽温暖的怀抱,而我们
有厚实宽广的大地却不能居住。
在旷野,我们燃起熊熊的篝火,
披着月光起舞,催人泪下的旋律,粗犷的舞姿。
借着火光的照耀,我们念起死者的名字,
我们用歌诉说大家一起生活过的欢乐岁月。
借着火光的照耀,我们轻唤兄妹的名字,
清点清晨出发前的人数,察看是否有人走失。



〇〇五

跨潇湘,越武陵,当步伐越来越蹒跚,
当战场的朔风吹不到疲惫的脸盘,
当九十九座山和九十九条河被抛在身后,
我们在野兽的目光中和毒蛇的唾液上,
凭借记忆敲打石头重建家园。
我的姐妹用红色的、绿色的以及其它颜色的线,
绣出我们迁徙的地图,绣出一个民族的悲壮。
我的父母,把曾经的家园钉在古歌的心脏。



〇〇六

谁一出生就注定流浪?谁
挤出平静如水的时光来祭奠故土?
大地沉默是我父母的沉默,
河水滔滔是我千年不绝的泪水。
我撕开胸膛找到那块隐秘之地,
找出那块隐隐作痛的伤疤。
它刻着一个民族的图腾,
它张着嘴巴把我的乳名呼唤。



〇〇七

数千年后,我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夜,
在一本破烂不堪的书中,找到这场战争的名字。
我左手夹着烟,试探着走进这场战争,
去查看夕阳怎样被黑夜收买。
我在歪斜的字母之间看到自己的脸盘,
上面毫不掩饰地划出重重的灾难。
我小心翼翼地拾起锋利的碎片,
以便更好补充我眼里的悲伤。



〇〇八

今天,是谁在笙歌里一次次回望,
拒绝成为随风飘荡的风筝。
谁在忽明忽暗的火塘边唱起古歌,
借此慰平并温暖过往的沧桑。
我拥有自己的嘴巴却不能说话,
我知道答案但不敢回答。
我耐着性子和历史这个糟老头对坐,
我要找回丢失的语言来缝补我的血管。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1-9-16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松 于 2013-10-13 10:45 编辑

——应川苗之子落日照作.jpg

     
    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幅苍凉之美的极致
    浓涌的晚云,堆砌在天边,巨硕无形的唇齿缓缓张开又闭合,闭合又张开,似要抓吞辽远的苍茫的山脊,浩淼的波荡的海魄。
    而我依稀可见一粒狂雷在它灵魂的莽原躁动,一道闪电在它内心的海域咆哮,一场冷雨在它阔大的眼穴奔涌跌撞。
    冷风的铁蹄千军万马般肆虐着踢踏而过。
    浓涌的晚云,蜷缩在苍茫天际的一隅,欲要引爆?欲要撕裂?还是欲要燃烧?
    曾挥毫泼墨,于浩浩天宇的册页狂书生命的魏晋音韵,唐宋风骚。曾轻歌浪吟飘渺缠绵的丝丝恋语,凄风苦雨的怨愁烦恼。曾是浩淼的海的伴侣,苍郁的峰的情妖。曾是一条小溪逸出的幻梦,哗哗流翠的草叶上轻歌漫舞的剔透灵光。
    如今,冷风的铁蹄千军万马般肆虐着踢踏而过,浓涌的晚云,在夏末秋初的苍茫天际,孤独地游移恰似灵魂无踪的漂泊。
    而大梦还在,热血还在燃烧。
    浓涌的晚云,此时想要伸出巨大的手掌来托住一轮即将坠落的失血大鸟的终极飞翔,而阳光已渐渐萎焉,暗黑的波涛渐次铺满辽远深邃的苍茫天际。
    失血的大鸟啊,你辉煌的飞翔曾让万事万物顶礼膜拜。
    你无形的禅帚曾扫却我心中布满的暗黑尘埃。
    一路翔来,你透明的阔翅扇动开来的禅光普照大地,普照一切生灵的痛苦和欢乐,幸福和忧伤。你这仁慈的大悲者,缓缓将一腔热血无声无息注入尘世中万事万物贫血的脉管。
    因而,花红叶绿,金粒玉果,都是你生命的另一种延续,都是你传世的子子孙孙。
    浓涌的晚云波涛汹涌……
    失血的大鸟,你还作着最后的祈望和振翅的挣扎吗?
    吐一口血,你把天边的云朵染红。
    你把生命最后的抗争灿烂成一朵朵诗意沉沉的晚霞。
    涅槃之后,又一轮辉煌灿烂的飞翔,将灼灼震撼苍天和大野。


                                                                                                        (原文发表于 2010年8月2 日《三苗网》文学·思想版)


                                      以下图片系川苗之子题为《万米高空看彩霞》的摄影作品

落日9.JPG

                                                                   落日7.JPG

落日6.JPG

                                  落日5.JPG

                                                                落日3.JPG

落日1.JPG

                                             落日10.JPG   
   
                                                                          


落日2.JPG
落日4.JPG
落日8.JPG

点评

谢谢寒松兄抬爱和支持!  发表于 2011-9-16 22:33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1-9-16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松 于 2011-9-16 23:02 编辑
蚩尤浪子 发表于 2011-9-16 22:33
谢谢寒松兄抬爱和支持
此诗不推,难以释怀。

点评

谢兄厚爱!  发表于 2011-9-16 23:16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1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松 于 2013-10-13 10:46 编辑

长 歌 短 唱.jpg


                                 1

    手臂把云团缓缓抱紧。城堡被密集的鸟声围困。
    雨迟迟未落下来,后花园的露珠早被谁打扫得一干二净。

    目睹了灾难背后全部真相的繁星惊魂未定,哭喊着逃回远天大口喘息。通向初春的途中,桃红柳绿的江南接二连三病倒,身体空洞得不忍心下手雕琢。

    大地无言,江河与群山无言。大地、江河、群山间的死者和生者——无言。
    历史却突然蛇立起来,圣坛上的人顿时体无完肤。


                                     2

    熟悉的面孔渐渐走散。无话可说,只能在芦苇荡深度匍匐。
    只要愿意,给飞翔以镣铐吧,给生命以死亡吧,给爱情以肉欲吧,给歌唱以枪弹、给带露之花以森森的鬼气吧……

    松散的瀑布和光滑的绸缎在悬崖下大规模集结,等待登高望远者用它们攀登或降落。
    有末日吗?

    落水的瞬间,满耳都是虎啸龙吟,没有一尾鱼的心海,突然沧浪一片。


                                     3

    五月的最后一天,众人皆醉。酣睡时分,有人却乘机在山后鼓捣花瓣,接着又蹑手蹑脚在河心泅水采莲?

    杀声震天,一招一式都极其残忍,不由分说的大脚伸进新开的稻田。鹰的翅膀频繁地擦伤天空,每次俯冲和上升都有排山倒海的快感。
    种种迹象表明,肿胀的物体中间,一定藏有蜜一般的汁液,大战拉开后,骨髓里都在喷发扑箅的香气——有人在臆想里用力地咬紧牙关。

    天空倒悬,黛色的森林万箭弃发。雨水在云层里一点一滴萌芽。啜泣声此起彼伏,文字的泡沫围绕粉红色的细节飘泊。
    你这十八年前空空如也、从今以后川流不息的码头呀,且等一等,让我这载酒的漏船也——
    靠一靠。


                                    4

    再厚的雪地,也有鸟儿在上面出没。
    雪地上有梅花状的爪痕,牵扯出狐精不明不白的爱;雪地保留着孤狼颈项里喷出的血,印证着大虫们武装到牙齿的传说,还有一万年前半空飘下的雁翎。

    据说,一队人马曾尝试到达那里,但接着下落不明。

    这种时候不敢大声说话,不能把头手伸出窗外,更不要往来历不明的洞内探头探脑
    一败涂地后你终于明白:向下的温度,绝对也是一个向上的高度。

    白桦林成排站立的北方,至今人迹罕至。


                                     5

    流星在海上呀的一声滑倒了。地表以下,针尖大的光芒也如日中天。草叶在风的巨掌下哆嗦着练习合唱,气贯长虹的山脉盘算着直接压迫平原。万物在晃荡中叮当作响。皱纹和灵魂在转弯处一节节糜烂。灵与肉一次次短兵相接,让暴尸荒野的乱石放任自流。

    灰飞烟灭是惟一归宿。泡桐花开,不幸的雪花又在飞舞。

    置身于烈火的中央,有人冷得发抖。


                                     6

    纵横交错的阡陌间散布着的大大小小的村落里,植物们被越来越硬的声音轮流折腾。
    满载而归的禽兽明火执仗在洞窟彻夜狂欢。蒙面人的黑衣从长草的飞檐下一闪而过。悬于半空的玉米棒子含混不清的喘息,搅得村庄鸡犬不宁。
    宝马香车倾巢出动,依然无法缓解江河日下的病情。鸟群没有背负青天之前,群山间稀稀落落的庄稼一夜间和大面积怀孕。

    霓虹灯装点的春天轰然坍塌,废墟上面和下面都有人在喊疼。野蜂出没的山谷,一场阵雨正不厌其烦地把陈年的花花瓣反复搓洗。

    月食之夜,一群准备讨伐远方萤火虫,拧亮了自己的灯。


                                     7

    灵魂囚于一丘磷火。色彩注定灼伤目光。
    牧歌和纺车潮水般撤退。历史却紧追不舍,向逃遁的岁月索要真实。

    端庄的天空拒绝云晴雨意。无处藏身,四季的雨水转而以炸雷和响箭的形式囤积于原野,使众多麦地里独 立的桃花咳嗽不止。残阳远看似枫似火似旗,近看似血。蜻蜓在草尖上醉汉般摇摆,青铜时代的翅羽接近化石,曾经流淌的热泪和鲜血瞬间被束之高阁。

    地平线上吱嘎作响爬行的牛车,只从远古驮来了水。

    祷告和语言一眨眼就失去硬度。金属的声音淹没了一切,混战中不断有人翻身落马,不断有人拾级而上。
    心底泛过无尽苍凉。如果可以,风呀,请替我再抚摸一次乡亲们平川里的玉米!


                                     8

    狗吠之夜。高岗上有人用柔软的腰肢搭建了拱门,预备在其下进进出出的人们喜不自胜。
    马蹄很快就驮来了呐喊厮杀,持续炮击仅是序曲,刺刀从儿子身体里拨出,又狞笑着扎进父亲胸膛。
    夕阳的血泊里,确实七零八落地躺着许多白花花的物体。未回巢穴,雀鸟们已哭作一团。

    地狱之门来者不拒。心事在浩茫中一下子变得陡峭。


    被热风干燥的暴力情结醒目地沿岸堆积。田地被剥夺得只剩落花流水。九月或者十月的高岗上,雁阵早已离堤万里,锲人沉闷而诡谲的蔚蓝。
    河水的确没有断流。有浑黄的汤水打转,河床一辈子都不指望会幸免于难。不知该在千年之前漂泊还是千年之后靠岸,船在左右为难中支离破碎,破釜沉舟之前,一千声叹息不如一张叶片。


                                     9

    夏天以游刃有余的两岸,蒙蔽和玷污了前来投奔的那艘帆船(那船上有我也有你)。
    诗人只好在院坝的古槐下温习箴言。整个夏天,红牛低头啃草的间隙,百年的草垛被游走的地火一次次点燃。一粒火种脱颖而出,长途奔袭,准确地将半个黑夜全部漂白。

    沉默背面爬满箴言,梦里才能听见。白纸是另一种箴言,需要反复推敲。

    渔网空洞得已经不能捕风捉影,无数个猥亵的手势让初潮少女如坐针毡,接踵而至的以讹传讹又使村庄顿时苍老百岁。无所适从之际,一句普降甘露的诺言如雷贯耳,急促修正着仰望者的姿势,继而有人因此双目失明。
    月牙弯刀磨了又磨,无人打理的田园早已不成其为田园。百合花在阴山之南之北五花八门地冷冷开着。月光如注,一再催促撤退的人们赶路

    突然失语时,悲壮就成了悲凉。英雄们只好分饮一坛百年老酒,催生热血。



                                     10

    盛春,花朵蜕变为泥。退而求其次,不安分的地平线尝试着以杂草招降纳叛。
    一文不名,山寨早晚会降下旗帜,弟兄们各分东西之前,钻心的疼痛使我确信:暴风雨已经启程。

    梦想沿途倒伏。大树伐倒以前,蝴蝶的爱情和蝉的呜咽被迫中止了。冷兵器时代只适合巷战,号角喑哑了半个世纪,我却还在琢磨雨打浮萍时——芭蕉的呼吸会不会变得肤浅。

    未到清明,逝者们已齐刷刷归来,恍惚中有人在堤上喊我名字。
    尾随其后的光芒将大幕轰然拉开,满眼都扑腾着亮闪闪乱糟糟的鸟翅。
    正要失声痛哭,一只不起眼的黑鸟率先拔地而起,闪电般横过眼前。


                                     11

    驼峰是一种语言,沙漠上等雨的雪莲花是另一种语言,骑在骆驼背上的无家可归的旅人,有没有语言呢?
    农人每天光顾田地,但至今仍没有人洞察燕麦和油菜花开的秘密。

    万籁俱寂,雪花蚕食青草的声音都被一一收集。刺槐和压低的云层合谋着把海的咆哮放大。猫被谁踩了尾巴似的从门洞嗷地一声蹿了出去。山外高低不平的声音盘算着穿墙而来……
    索性捂住双耳,听自己血液呼呼作响。

    海与血的本质是水与火。喧嚣的海与沸腾的血,不可以同日而语。
    把水转化为血的冲动,让母亲一次次死去活来。

    此刻正值日暮。从门窗的缝隙吃力地往外张望,夕阳比早霞更如火如荼。隔岸的寺院晚钟有些疲惫。连风都无枝可栖,更谈不上有人摆渡,牛粪和干草的气味在钟声到来之前抢先到达。
    带露的花瓣粘稠的伤口再次危险地张开,犬牙交错中,有人趁乱从大面积流蜜的茸毛上一马跑过。

    掌灯时分,手无寸铁的青虫把奄奄一息的稻草当作栖身和捕鱼的岛屿,试图以此和卷土重来的波浪一决高下。
    火把和呐喊由远而近,呼天抢地的声音中止后,最后的大树还是被无声地伐倒了。视野开阔的山谷,适合苍狼们大开杀戒。

    乌云终于将最后一点光芒掳走。油灯将灭的刹那,呜呜作响的朔风跌跌撞撞地扑开房门,代替无泪的母亲为流离失所的儿女号啕。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3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松 于 2013-10-13 10:57 编辑

海 无 涯 传.jpg


一、前传

      刺破地壳。我混沌于岩石层下,伴随甲泥,把意念层层埋葬。
      我叫紫泥。
      紫,非大红大紫。温暖的红和冷静的蓝,合而为一,坚韧,深刻,一笔一划,刻写在精神的额头,把权威和声望层层出卖。
      不过,我只是一块泥。深埋于地下,无精打采地守望,地壳松了紧紧了松,一个个轮回的地老天荒,生物宿命世世切换。
      紫而为泥,为旷世奇遇埋下层层伏笔,沉默着,沉默着。



二、潜伏

      翻开字典,“紫”字如此延伸:极佳的刺激色。
      紫字赋予了我生命的激情。藏于地,藏着层层叠叠的思念与锐气。
     激情混沌,地气把理想层层包裹。
     风刮过,雨下过,时钟点点滴滴流淌过。
     我无言。



三、破土

      雨水洗涤着地壳,也洗涤着一代代的历史,传奇如范蠡,也终究没有逃过传言,在西施的背影里,和一地紫泥结缘。
      陶朱公是否携着西施隐去,是否化身为艺人带领众人点石成金,把紫泥化成一件件漂亮的实用用具,争论在一地迷茫中早已失去意义。
      但可以肯定地说,在古代的某一天,天崩地裂一声巨响,紫泥从地壳的岩石深处,破土而出,开始了一生的传奇。
      在江苏宜兴,历史的痕迹明明白白地刻写在丁蜀镇志上,刻写在一片片紫泥上,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早在西周时期,就创造了精美的陶器,一件件闪着光泽的印纹硬陶和原始青瓷,映照着周朝前后的人类背影。



四、甄别

      不,早在西周前后变身精美瓷器的,并不是我,并不是我的前世今生。
      那是我的兄弟、抑或姐妹,或者说不清道不明的祖祖辈辈或者邻居。
      我是一块制壺的紫泥,此生只和茶结缘。
      壺始于何时何代,我也无心考证,只是,和我一样,化紫泥为壺的兄弟姐妹们, 在一个个制壺大师的点化下,名播天下。
      美其名曰:紫砂壶。世世代代,论壶无出其右。


五、闻香

      南方有奇茶,名曰铁观音。清香雅韵,七泡余香绕,禅意洒人间。
      无意于深究铁的深邃与质地。光观音两字,就足以让人感受阵阵禅意。犹如菩萨过境,手持净水杨柳,一路甘露,一路微笑。
      颗颗粒粒,香遍尘世。
      我在地下,闻茶香醒来,翠绿绿的一颗。


六、蜕化

      2011年某日。在矿层深处,我小心翼翼睁开眼睛,随着紫泥一地,我在某个矿工的铁锄头下进化。
      一个年轻的制壶大师,同样小心翼翼。由生到熟的过程,把我一遍遍鞭打,痛彻心扉,多次粉碎又集合,终于磨练成一片紫砂泥。
      然后是成坯,辅以水质和其他物料,加以高温炙烤和锻造,于我精神和身体深处,捏除壶的形状。
      又是无数次炼狱和工艺,混合着2011年的气味,成型。
      我由一片紫泥,蜕变成一把壶,造型简约、大方,色泽淳朴,质地古雅。大师名曰:海无涯。
      海而无涯,包容万物。大师的寓意让我无地自容。
      我此生只为壶,无意于海的博大和宽容,只在于引我于地下的那片茶叶。


七、香遁

      为了那粒茶香。
      我多次在高温中沐浴,清水、茶水,豆腐水,清洗生为俗世的杂念和欲望,一次    饮过饱食过饱然后层层过滤,今后不再乱饮、食人豆腐。
      千呼万唤,那粒绿绿的茶,香香的茶,混在铁观音的家族里,翻越万水千山,终    于走进前世今生,走进紫砂壶的怀抱。
      多次的浸泡,多次的挽留,多次的不舍,在水的催化下,在水的吟唱中,在水的成全中,缠绵。
      在沸腾的眼泪下,纠缠,纠缠,融为一体,茶香点点,渗进壶身。
      茶身,在把灵魂和精华留下后,总是要走的,总是要别的,紫砂壶一遍遍叹息着,无从开口,无从挽留。
      在动身的前一晚,云贵高原的大地上,雨下了一晚,冰雹打了一地。


八、后记

      据说,在若干年后,那把叫海无涯的紫砂壶,由于经过那颗铁观音的浸泡及洗礼,随着岁月的流逝,壶身色泽就愈加光润古雅,泡出来的茶汤也越醇郁芳馨,甚至在空壶里注入沸水,都会有一股清淡的茶香,弥漫在云贵高原的上空,就像当年快下冰雹时的云彩,久久都没散去。





升级   0.18%

发表于 2011-10-23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赋,我已抄收了

点评

谢谢麻山苗族老师支持!  发表于 2011-10-24 08:02

升级   0.18%

发表于 2011-10-23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篇美文很好,三苗网里有一帮苗族才子。

点评

谢谢麻山苗族老师的认可!  发表于 2011-10-24 08:03

升级   0.4%

发表于 2011-11-5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否给予收藏??

点评

应该可以吧.  发表于 2011-12-17 11:2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三苗网商城|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手机客户端|三苗网 ( 京ICP备12028111号

GMT+8, 2017-10-22 10:38 , Processed in 0.234375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